少林寺历史概述(温玉成)

◎温玉成

    崇山叠嶂、烟云缭绕的嵩山,自古就被认为是神灵出没、仙人得道的圣地。   

    汉晋时代以来,佛教与道教已在这里传布。东汉道士张道陵、刘根,三国时道士郗元节、西晋时道士鲍靓、北魏时道士寇廉之(365-448)等等,都曾修炼于嵩山。两晋时代,有西域僧犍陀勒曾建山寺于嵩山。关中人竺法慧,入嵩山事浮图密为师。释僧周常在嵩山头陀坐禅,遇北魏将灭佛法(445年),则与眷属数十人共入寒山。

    少林寺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廿年(496年)。《魏书·释老志》(成书于554年)云:“又有西域沙门名跋陀,有道业,深为高祖所敬信。诏于少室山阴立少林寺而居之,公给衣供。”

    有关跋陀的史料,还散见于道宣的《续高僧传·佛陀传》(完成于665年)、裴的《皇唐嵩岳少林寺碑》(刊于728年)、靖彰的《大唐中岳永泰寺碑并序》(刊于752年)、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完成于847年)等等。

    从各项记载可知,跋陀或音译为佛陀、僧伽佛陀,是天竺人。他出家后,一面学习禅观,一面结伴漫游各国。他甚至西行到“拂林国”(即东罗马拜占庭帝国),又沿丝绸之路,直奔北魏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受到刚刚“亲政”(490年)的孝文帝敬重,并为他“别设禅林,凿石为龛。”

    雄才大略的孝文帝为贯彻他的“汉化政策”并与南朝逐鹿,在太和十九年(495年)将六宫及文武百官尽迁洛阳。跋陀也随之南迁。但他“性爱幽栖,林谷是托,屡往嵩岳,高谢人世”。于是孝文帝为他造少林寺。四海息心之俦,闻风追随习禅者,常有数百人之多。

    跋陀是禅、律并重的高僧。他的两大弟子僧稠(480-560)和慧光(487-536)继承了他的事业。跋陀——僧稠一系的禅法,是印度传统的“四念处”、“五停心”的止观禅法。有人概称为“三藏心禅”。僧稠是巨鹿郡陶人(今河北省柏乡县东),原是一位“太学博士”,后厌世烦,潜扣道机,二十八岁在巨鹿出家。他在少林寺学习禅法后,先后在定州嘉鱼山、赵州障供山、相州鹊山、怀州王屋山等处修习禅观。跋陀称赞他说:“自葱岭以东,禅学之最,汝其人矣!”跋陀因年迈,大约在514年前后移居寺外,不再参加僧伽生活,委托僧稠作少林寺的“寺主”。东魏时,他北转常山、大冥山。北齐天保二年(551年)应诏至邺都。次年,移住云门寺(安阳西郊),兼为石窟大寺(今邯郸西鼓山石窟)寺主。有《止观法》二卷留世。

    跋陀的另一大弟子慧光,定州人,少年出家,博听律部。他造有《四分律疏》,删定《羯磨戒本》,著《律义章》、《仁王七戒》及《僧制十八条》等等,后世尊之为四分律之祖。唐代大律学家道宣在《续高僧传·慧光传》中评论说:“初在京洛,任国僧都;后召入邺,绥缉有功,转为国统。……自正道东指,弘匠于世,则以道安为言初;缁素革风,广位声教,则慧光抑其次矣!”

    僧稠的著名弟子有昙询(520-599)、僧邕(543-631)、智舜(533-604)、智等人;慧光的著名弟子“十英”中,有昙隐、僧达(474-556)、法上(495-580)、道恁(488-559)、僧范(476-555)、昙遵(480-564)、道长等等。这批跋陀的再传弟子们,成就显赫,对后世佛教发展影响巨大。

    正始五年(508),少林寺又迎来了中印度高僧勒拿摩提(宝意)及北印度高僧菩提流支(道希)。勒拿摩提博学多闻,记忆力极好,能背颂一亿首偈语,又善“五明”,道术高超。跋陀把他安排在“翻经堂”中,请他翻译世亲菩萨(约420-500年前后)后造《十地经论》十二卷。《十地经》是《华严经·十地品》之单行本,旧有竺法护和鸠摩罗什的译本。世亲造此论,乃进一步阐释经文中的奥义,开瑜伽行派之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