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岳安国师法嗣

发布日期:2011-12-05   字体大小:   

        △福先仁俭禅师
        洛京福先寺仁俭禅师,自嵩山罢问,放旷郊廛,谓之腾腾和尚。唐天册万岁中,天后诏入殿前。仰视天后,良久曰:“会么?”后曰:“不会。”师曰:“老僧持不语戒。”言讫而出。翌日,进短歌一十九首。天后览而嘉之,厚加赐垣,师皆不受。又令写歌辞传布天下,其辞并敷演真理,以警时俗。唯《了元歌》一首盛行于世。


        △嵩岳破灶堕禅师
        嵩岳破灶堕和尚,不称名氏,言行叵测。隐居嵩岳,山坞有庙甚灵。殿中唯安一灶,远近祭祀不辍,烹杀物命甚多。师一日领侍僧入庙,以杖敲灶三下曰:“咄!此灶只是泥瓦合成,圣従何来?灵従何起?恁么烹宰物命。”又打三下,灶乃倾破堕落。须臾,有一人青衣峨冠,设拜师前。师曰:“是甚么人?”曰:“我本此庙灶神,久受业报。今日蒙师说无生法,得脱此处,生在天中,特来致谢。”师曰:“是汝本有之性,非吾叉言。”神再礼而没。
        少选,侍僧问曰:“某等久侍和尚,不蒙示诲。灶神得甚么径旨,便得生天。”师曰:“我只向伊道是泥瓦合成,别也无道理为伊。”侍僧无言。师曰:“会么?”僧曰:“不会。”师曰:“本有之性,为甚么不会?”侍僧等乃礼拜。师曰:“堕也!堕也!破也!破也!”后义丰禅师举似安国师,安叹曰:“此子会尽物我一如。可谓如朗月处空,无不见者。难彪伊语脉。”丰问曰:“未审甚么人彪得他语脉?”安曰:“不知者。”时号为破灶堕。
        僧问:“物物无形时如何?”师曰:“礼即唯汝非我,不礼即唯我非汝。”其僧乃礼谢。师曰:“本有之物,物非物也。所以道心能转物,即同如来。”
        有僧従牛头处来,师问曰:“来自何人法会?”僧近前叉手,绕师一匝而出。师曰:“牛头会下,不可有此人。”僧乃回师上肩叉手而立。师曰:“果然!果然!”僧却问曰:“应物不由他时如何?”师曰:“争得不由他!”曰:“恁么则顺正归元去也。”师曰:“归元何顺?”曰:“若非和尚,几错招愆。”师曰:“犹是未见四祖时道理。见后道将来。”僧却绕师一匝而出。师曰:“顺正之道,今古如然。”僧作礼。
        又僧侍立久,师乃曰:“祖祖佛佛,只说如人本性本心,别无道理。会取,会取。”僧礼谢。师乃以拂子打之曰:“一处如是,千处亦然。”僧乃叉手近前,应喏一声。师曰:“更不信。更不信。”
        僧问:“如何是大阐提人?”师曰:“尊重礼拜。”曰:“如何是大精进人?”师曰:“毁辱嗔恚。”其后莫知所终。


        △嵩岳元珪禅师
        嵩岳元珪禅师,伊阙人也。姓李氏。幼岁出家,唐永淳二年,受具戒,隶闲居寺,习毗尼无懈。后谒安国师,顿悟玄旨,遂卜庐于岳之庞坞。
        一日,有异人峨冠裤褶〔徒颊反〕而至,従者极多。轻步舒徐,称谒大师。师睹其形貌,奇伟非常,乃谕之曰:“善来仁者胡为而至?”彼曰:“师宁识我邪?”师曰:“吾观佛与众生等,吾一目之,岂分别邪?”彼曰:“我此岳神也。能生死于人,师安得一目我哉!”师曰:“吾本不生,汝焉能死?吾视身与空等,视吾与汝等,汝能坏空与汝乎?苟能坏空及汝,吾则不生不灭也。汝尚不能如是,又焉能生死吾邪?”神稽首曰:“我亦聪明正直于余神,知师有广大之智辩乎?愿授以正戒,令我度世。”师曰:“汝既乞戒,即既戒也。所以者何?戒外无戒,又何戒哉!”神曰:“此理也我闻茫昧,止求师戒我身为门弟子。”
        师即为张座,秉炉正几曰:“付汝五戒,若能奉持,即应曰能,不能,即曰否。”曰:“谨受教。”师曰:“汝能不么乎?”曰:“我亦娶也。”师曰:“非谓此也,谓无罗欲也。”曰:“能。”师曰:“汝能不盗乎?”曰:“何乏我也,焉有盗取哉?”师曰:“非谓此也,谓飨而福淫,不供而祸善也。”曰:“能。”师曰:“汝能不杀乎?”曰:“实司其柄,焉曰不杀?”师曰:“非谓此也,谓有滥误疑混也。”曰:“能。”师曰:“汝能不妄乎?”曰:“我正直,焉有妄乎?”师曰:“非谓此也,谓先后不合天心也。”曰:“能。”师曰:“汝不遭酒败乎?”曰:“能。”师曰:“如上是为佛戒也。”
        又言:“以有心奉持而无心拘执,以有心为物而无心想身。能如是,则先天地生不为精,后天地死不为老,终日变化而不为动,毕尽寂默而不为休。信此则虽娶非妻也,虽飨非取也,虽柄非权也,虽作非故也。虽醉非灭也。若能无心于万物,则罗欲不为么,福淫祸善不为盗,滥误疑混不为杀,先后违天不为妄,灭荒颠倒不为醉,是谓无心也。无心则无戒,无戒则无心。无佛无众生,无汝及无我,孰为戒哉?”
        神曰:“我神通亚佛。”师曰:“汝神通十句、五能五不能。佛则十句、七能三不能。”神悚然避席,跪启曰:“可得闻乎?”师曰:“汝能戾上帝、东天行而西七曜乎?”曰:“不能。”师曰:“汝能夺地、融五岳而结四海乎?”曰:“不能。”师曰:“是谓五不能也。佛能空一切相,成万法智,而不能即灭定业。佛能知群有性,穷亿劫事,而不能化导无缘。佛能度无量有情,而不能尽众生界。是为三不能也。定业亦不牢久,无缘亦是一期。众生界本无增减,亘无一人能主其法。有法无主,是谓无法。无法无主,是谓无心。如我解,佛亦无神通也。但能以无心通达一切法尔。”
        神曰:“我诚浅昧,未闻空义。师所授戒,我当奉行。今愿报慈德,效我所能。”师曰:“吾观身无物,观法无常,块然更有何欲邪?”神曰:“师必命我为世间事,展我小神功。使已发心、初发心、未发心、不信心、必信心五等人目我神晨,知有佛有神,有能有不能,有自然有非自然者。”师曰:“无为是,无为是。”神曰:“佛亦使神护法,师宁隳叛佛邪?愿随意垂诲。”师不得已而言曰:“东岩寺之障,莽然无树,北岫有之而背非屏拥。汝能移北树于东岭乎?”神曰:“已闻命矣。然昏夜必有喧动,愿师无骇。”即作礼辞去。师门送而且观之。见仪卫逶迤,如王者之状。岚霭烟霞,纷纶间错,幢幡环绊,凌空隐没焉。
        其夕,果有暴风吼雷,奔云掣电,栋字摇荡,宿鸟声喧。师谓众曰:“无怖,无怖!神与我契矣。”诘旦和霁,则北岩松栝尽移东岭,森然行植。师谓其徒曰:“吾没后无令外知,若为口实,人将妖我。”以开元四年丙辰岁嘱门人曰:“吾始居寺东岭,吾灭,汝必吾骸于彼。”言讫若委蜕焉。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