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禅学源流

发布日期:2011-03-07   字体大小:   

        以禅宗祖庭——嵩山少林寺禅宗文化为代表的中华禅学体系,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不仅为国人所热爱,也逐渐为世界各族人民所理解。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赵朴老生前非常重视少林寺禅宗文化的建设,对少林寺禅宗文化的发展寄予厚望。当代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饶宗颐先生也很关心少林寺,对少林寺禅宗文化也有过很高的评价,并倡议成立“少林学”。季先生一直将文化置于很高的地位,认为“文化是一个民族之所以能够持续传承发展的最重要的基石”,并强调文化交流对于人类文明进步的推动作用。
        文化交流是少林寺的优良传统。少林寺作为佛教宗教实体,本身就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产物。少林寺地处古老中原腹地,交通发达,创建于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中外文化交流大高潮之际。广泛频繁的文化交流,不仅造就了少林寺禅宗文化,同时也构成了少林寺的整体文化特质和活力。
        少林寺创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公元495年),孝文帝为了安置他所敬仰的印度高僧跋陀,在都城洛阳相望的圣山——嵩山少室山北麓敕建少林寺。随后,印度高僧勒拿摩提、菩提流支至少林寺,开辟译场,少林寺成为当时佛学重镇。又有印度高僧菩提达摩入少林寺,首倡禅宗顿教,并由此确立了少林寺禅宗祖庭的崇高地位。禅宗是佛教在中国传播过程中,逐步产生的中国化了的佛教宗派,它是第一次中外文化交流高潮中最重要的精神产物之一。禅宗极大的丰富了中国的思想宝库,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
        嵩山少林寺在历史上先后传承过以跋陀为代表的小乘禅法、以达摩为代表的大乘禅法,以法如为代表的北宗禅法、以福裕为代表的曹洞禅法。在宋、金时期,少林寺还短期流行过临济禅法。这是少林寺作为禅宗祖庭的特别表现,确实堪称为中华禅学的宝库。少林寺历史上所传承的禅学系列,很好地体现了中华禅学的重要脉络。现在,我将少林寺传承的四大主要禅学源流,按传承人系列,向大家做简要的介绍:

 

                                       一、跋陀、僧稠禅系
        跋陀,又译为佛陀。《魏书·释老志》载:“有西域沙门名跋陀,有道业,深为高祖所敬信。诏于少室山阴,立少林寺而居之,公给衣供。”《续高僧传》详细记载了他的禅学修养:
        佛陀禅师,本天竺人。学务静摄,志在观方。……游历诸国,遂至魏北台之恒安焉。……。恒安城内康家,资财百万,崇重佛法,为佛陀造别院。常居室内自静遵业,有小儿见门隙内炎火赫然,惊告院主,合家总萃,都无所见。其通微玄,观斯例众也,识者验以为得道矣。后随帝南迁定都伊洛,复设静院勅以处之,而性爱幽栖,林谷是托,屡往嵩岳,高谢人世。有勅就少室山为之造寺,今之少林是也。
        跋陀修持的禅法属于小乘禅法,主要是佛教的四念处禅法。四念处,又称四念住,即:一身念处,观身不净;二受念处,观受是苦;三心念处,观心无常;四法念处,观法无我。由此对治常、乐、我、净等四颠倒的观法,属于三十七道品中之一,是印度早期佛教及部派佛教的重要修行方法。跋陀的主要弟子僧稠继承了跋陀的禅法传统,跋陀曾称赞颂他“自葱岭已东,禅学之最。”

 

                                         二、菩提达摩、慧可禅系
        菩提达摩,南印度人,出身婆罗门种姓,出家后志存大乘,禅定功深。在南朝刘宋时远涉山水,泛海来到中国。后来在建康(今南京)与梁武帝“交谈不契”,遂至北魏。达摩曾居少林寺后山洞中(今称达磨洞)九年,终日面壁坐禅,人称“壁观婆罗门”。达摩主要弟子有慧可、道育等。
        达摩所传授的禅法属于大乘禅法,主要内容为“二入四行”。把整个佛法概括为理入和行入两个方面。“理入者,谓藉教悟宗。深信含生同一真性,但为客尘妄覆,不能显了。若也舍妄归真,凝住壁观,无自无他,凡圣等一,坚住不移,更不随于文教,此即与理冥符。无有分别,寂然无为,名之理入。”所谓“理入”,就是借助文字经教体悟佛法根本宗旨。相信众生都具有同样的真如佛性,只是因为无明烦恼所覆盖,不能显现。如果能够断除情欲烦恼,回归到本有的清净本性,凝心入定禅观,没有自他、凡圣的差别,超出言语经教之外,就会与真如佛性之理相契合。 “行入”,即 “四行”:报怨行、随缘行、无所求行、称法行。达摩的禅法有两个方面特别应当引起注意,第一,达摩重视佛教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并且特别强调禅观修行,他的思想既包括了对禅学的见解以及所依据的佛教教理,同时还包括了禅观,即“壁观”的内容。第二,达摩禅法要求并不脱离现实的人生而去追求遁世解脱,强调要将佛法真正落实于现实的社会人生。

 

                                            三、法如、慧安禅系
        法如,为禅宗五祖弘忍高足。19岁出家后,到蕲州从弘忍禅师学法,深得其旨。弘忍圆寂后,于永淳二年(683年)北游中岳,居少林寺六年,后又在少林寺“传法三载”,“再振玄纲”、“兴复正化”,成为北方禅宗的“定门之首”,并被尊为禅宗六祖。
        慧安,又称老安、大安,也是弘忍大弟子。久视元年(700),慧安与神秀同时应武则天的征召入京。慧安推美于神秀,住在嵩山的会善寺。后又应中宗的礼请入京,受供养三年。公元八世纪二、三十年代,神秀一系的北宗禅法在以长安和洛阳为中心的广大北方地区的传播达到了顶峰。弘忍去世以后,神秀前往湖北当阳玉泉寺,住在寺东七里的山上,大开禅法,道誉远扬。久视元年(700),武则天遣使迎神秀入京,备受礼遇。中宗即位,对他更加礼敬。神秀因此被推为“两京法主,三帝国师”。
        以神秀、法如、慧安等为代表的北宗一系继承了道信、弘忍的念佛看净与守心看心的禅法,主张众生之心与佛无异的观点。神秀的《观心论》说:“心者,万法之根本也。一切诸法,唯心所生,若能了心,万行具备。”指出心是万法的根本,无论是造恶轮回,还是觉悟解脱,都由自己的心所决定。


                                              四、福裕曹洞宗法系
        曹洞宗开创于洞山良价和他的弟子曹山本寂,先后在江西高安县的洞山和吉水县的曹山传授禅法,后世称为曹洞宗。曹洞宗传至万松行秀,受金、元两朝的推崇,于北方大弘曹洞禅法。行秀得法弟子有120人,雪庭福裕为其最重要法嗣。福裕于蒙元忽必烈时期,不仅住持少林寺,并且统领整个汉地佛教,盛极一时。曹洞宗法脉回归祖庭,其间人才济济,高僧辈出,由此开启少林寺禅学历史最辉煌时代历经一百多年,为该时期中国禅宗之轴心。由于福裕对少林寺的巨大贡献,所以被尊为少林中兴祖师。为使少林寺法脉传承不替,福裕还亲自制定了“七十辈号”的曹洞宗法世谱。今日少林寺,已经传至“永”、“延”、“恒”字辈,曹洞法脉传承至今未衰。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