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戒的心路历程(四):来自台湾海明禅寺的演孝

发布日期:2013-05-08   字体大小:   

 

谈及此次在少林寺受戒的感受,演孝师父的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本网记者 于雷)大家好,今天我们采访的是一位来自台湾海明禅寺的新戒,他的法名叫演孝。

记者:请问师父您如何称呼?
演孝:我的法名叫演孝。
记者:演孝师父,阿弥陀佛!请问您来自于台湾哪里?
演孝:台湾树林市海明禅寺。
记者:在台湾是不是也会有类似的传戒法会呢?
演孝:在台湾每年会有两到三所寺院对戒子进行传戒。
记者:那您这次为什么会选择来到内地,来到少林寺受戒呢?
演孝:是我的皈依师父上果下印师父的因缘,看到网站上少林寺将举办传戒法会的公告,内心非常向往,便来到少林寺求受大戒。
记者:那您来到少林寺,经过这些天对戒律的修习,有哪些感受呢?
演孝:我在台湾很少参访寺院,像少林寺这种千年古刹在台湾是非常少的,从第一天来到少林寺、踏入山门起,我的内心就感觉非常祥和。刚来少林寺的第一天,参加坛场洒净仪式的时候,天空下起小雨,非常有禅境,顿觉因缘殊胜,内心欢喜。
记者:您觉得受戒前后,内心有什么变化?
演孝:人家说受戒就是忏悔堂嘛,还没有进入忏悔堂之前,一部分是感觉紧张,因为常常听前辈说受戒,也不明白什么才是受戒,总感觉受戒的日子必定不是好过的。然而这边的师长都非常的慈祥、慈悲,为我们设立种种方便,师长带领我们忏悔以后,我们的心灵得到了沉淀,能够与佛法更加相应。
记者:您在台湾的时候是否参加过类似的佛事活动呢?
演孝:传戒法会没有参加过,水陆法会之类的有参加过。
记者:您觉得两岸的佛事活动,是否会有些许的差异?
演孝:有的,比如说上早晚殿时的梵呗、唱念,有些不一样,像转折音等都有所不同。
记者:哦,是在唱腔上有所不同是吧?
演孝:是大同小异,不过还是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前几天的三师焰口,差异性就非常大。
记者:您受过戒之后,对于以后的修行之路有什么想法呢?
演孝:我其实没有什么大志,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做成什么大事,只是觉得自己既然成为一名佛子,就应该随时随地为众生发心,常怀众生苦,不舍悲愍心,能够把众生的苦当成自己的苦。我不怀大志,只想默默的一点一滴发心去做就好了。
记者:能够常怀众生苦,这已经是很大的志向了。来到少林寺,您感觉少林寺在接待僧众的工作方面做得如何?
演孝:我感觉少林寺做得非常非常好,各个方面考虑得都很细致周到。而且来到这里求戒带给我许多的启发与感动,比如说那天羯摩阿阇黎智海长老为我们做开示,开示到不杀生,他所讲的故事给我非常大的启发。虽然我以前就知道不应杀生,但是经由长老慈悲的言语讲述后,仍带给我非常深的感动。来到少林寺求戒,发给我们的衣、钵、大褂、具等等,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好的。最让我感觉荣幸的就是这一次受戒的戒坛,非常庄严,开堂师父也告诉我们说,这样庄严的坛场,在全中国都是罕见的。这个戒坛搭得非常的如法,是按照古代圣贤所记载的尺寸与规格来搭建的,所以我感觉这一次来到内地少林寺来受戒,收获很大。
记者:您对少林寺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演孝:少林寺在我们台湾人心中,首先是一个习武的圣地,在我们台湾,不论老人还是小孩,没有人不知道少林寺。我这次来到少林寺受戒,很多台湾的佛友都央求我多带一些照片回去,他们都非常向往这所从小听到大的千年古刹,所以大家都特别羡慕我可以来到这里受戒。同时,我也非常感恩少林寺成就了我这次受戒,完成我学佛路上最重要的一次升华。
记者:也感恩您可以接受我们的采访,阿弥陀佛!
演孝:阿弥陀佛!
 
记者手札——
与演孝师父聊天,感觉到他非常谦逊,彬彬有礼。他不远万里从台湾来到少林寺受戒,时时透露着对少林寺的崇敬与赞叹。然台湾与大陆的佛法在形式上存在差异,但却同承一脉,同属一源。我相信,此次在少林寺受戒的经历,会成为演孝师父修行路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愿他在未来可以如他所说,心系众生苦,融汇两岸佛教,将释迦文佛的伟大教导发扬光大,把少林文化带给台湾的诸位同修,共沾法喜。
(责任编辑  邹相)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