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同戒录序(释净良)

发布日期:2010-06-09   字体大小:   

释净良       

    嵩山少林寺是佛教禅宗的祖庭,由于达摩祖师与崇奉佛教的梁武帝的对话不契机,一苇渡江在少林寺面壁九年,后遇慧可二祖断臂求法,交付禅宗衣钵,就只履回西域了。这段对话与传法的记载,曲折神奇,启人深思。
        梁武帝重于事相的企求,未在心性上做工夫,所以无法领会达摩话中真义,因为:建造佛寺,度人为僧,虽然重要,若能进一步的自见真性,即达凡圣不二的境界,反而弥足珍贵。至于二祖慧可大师,心在真妄之间追逐多年,经断臂求法之后,达摩大师一句:「将心为汝安」之禅机而悟得:「其心不可得」,长久以来,不安之心,终得返妄归真的契机。可见,转凡成圣就在一念之间而已!
        禅宗奇妙之处,只在契机与否,如灯之开关,或上下或左右,轻轻一转,按转得对,顿时就会获得「千年暗室一灯明」的效果,否则,即使耗去一生的精力,也难达到开佛知见,更别说是入佛知见了。学佛出家的目的,就是为开佛知见,悟佛知见,以至入佛知见,不然,永久难脱凡情之苦,更难承担如来家业。什么是如来家业?就是弘法利生,如果不获禅法上的悟证,未能证入佛之知见,必然会误人慧命,坠入魔道,则罪过弥深,不可不慎!
        十几年前,我曾参加少林寺一千五百年的盛典活动,那时,少林寺才开始恢复中,当时的方丈就是现今永信大和尚,他到旅店看我和净慧大和尚时,我曾劝请:应将少林寺恢复为禅宗祖庭,不要以武术为标榜。十几年之后的今天,承永信大和尚不弃,邀我参加三坛戒会,确实令我十分惊喜──少林已是名符其实的丛林了!
        这次再到少林寺,我的观感是万分意外,因为:少林寺整体建构,比从前更广阔,殿宇调整后,除中轴线建物不变外,前后左右,建造得十分严正,颇有古寺风韵;进入山门之后,已经不见拳打脚踢的武僧,而是身着长衫,行仪颇佳的僧众;平日寺内住众有三百多人,加上新戒四百五十人,诺大一座佛寺,不见拥挤吵杂,而是梵音振山谷,怎不教人叹为观止?
        永信大和尚很重视戒法的建立与传承,三年前开始传戒,今年是第二次传授三坛大戒会,这是非常不容易发的心愿,因为传戒须有一套很严谨的仪轨,不仅劳师动众,而且永信大和尚本人又不担任三师,只有秉持牺牲奉献、肩负续佛慧命之人才有这样的担当。在戒期中,一寺之主的方丈和尚,必须以身作则,所以,他的起居生活跟戒子们一样,举止言谈,都必端庄如法,这些都有赖平时的修为工夫,因此,我对他由衷地礼敬与赞扬!
        佛教传到现在,虽然不像唐代有十宗、八宗的发达,但律宗、禅宗、净土宗和密宗,还是传承不断,尤以律宗更是各宗修习的基石,所以,有「戒在佛法在」之说,没有戒法的传承与严持,佛法就俗化了,即使以明心见性为主的禅宗,也要以戒法为基础,才能相辅相成。因此,以禅宗为道场的佛寺,没有不定期传授戒法的,否则,不但佛法断层,即使禅门的子孙也后继无人了。现值国兴教盛之时,谨此祝福:千年禅宗耀神州,四众佛子皆龙象!是为序。


净良 书于台湾中佛会
二○一○年五月一日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