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戒的心路历程之三

发布日期:2010-05-13   字体大小:   
——性德:清华大学毕业生

记者 延阔 易德

 

佛教那种“无缘亲”、“无缘慈”的博爱,让我彻底拜在了佛陀的脚下。
问及性德出家的因缘,性德从自己信佛谈起,谈到了八九年前父亲被查出可能得了癌症,父亲的病让性德开始思考生死的问题。性德说,其实我小时候也经常想生死的问题,想到底我是什么,我从哪来,到哪里去,这些问题一直缠绕着我。后来大三的时候功课比较轻松,我思考人生的问题就又多了些,于是去找一些哲学的书看,包括叔本华的。当时看叔本华的书觉得心里很舒服,后来学佛之后才知道这是一种从小乘佛教引过去的思想。我们都知道,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喜欢基督教或天主教,因为它们那种民主的氛围很吸引高学历、高收入的“双高”人群。当时,我也和同学们去教堂,但是基督教有些东西我是不赞成的,它说平等的,但我们和上帝永远不可能平等,我们在上帝面前永远是迷途的羔羊,永远是有罪的。这跟佛教有很大差别,佛教讲的才是真正的平等,真正的博爱。
佛教讲众生都有佛性,皆的如来德相,都可成佛,众生和佛是平起平坐的。看到这句话,我就彻底拜倒在佛陀脚下了。佛陀“无缘大慈”,不管你是怨、亲,好、坏,在他的眼里都是平等的。并且,佛教是彻底和平的,研究世界史,没有哪一个地方曾经因为佛教而打过仗。前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说过,世界是唯一一个没有引起过战争的宗教就是佛教。佛教的博爱、大慈、大悲真真正正地打败了我,让我开始学佛,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谈到出家,性德说,其实十多年前我一开始学佛就想出家,但父母不同意。我们所在的地方是郊区,培养出一个名牌学校的大学生,在我父母眼中是非常大的荣耀,而我要出家,他们接受不了这个落差。我出于孝道,才迟迟没有出家,我想把父母都安顿好,让他们老有所养。直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我已经出家了,我只告诉他们我闭关去了,因为他们还没有办法接受,尽管跟着我学佛、吃素很多年了。父母晚年的幸福才是我最大的欣慰,因为我觉得报父母的养育之恩才是最大的报恩。孝道有三种,一种是让父母衣食无忧,这是一种小孝;一种是功名的孝,成功立业,光宗耀祖,这是一种比较大的孝;佛教的孝是让父母彻离三界,真正了生脱死,这种孝才是最伟大的孝。我希望能做到最后一种——最伟大的孝,但是很难,这也没办法。但我希望我出家能回向一点。
当记者问道性德出家的原因是不是有两个,一个是被佛陀慈悲、伟大、平等、包容的精神所感召,另一个是为了孝道、为了父母时,性德说,对,一切众生都是父母。
没有传戒,住持三宝就无从谈起。
记者问传戒法会于少林寺,乃至整个佛教会产生什么样的意义,性德有他独到的看法。他说,我觉得传戒对住持三宝是最重要的一关,如果没有传戒,住持三宝就无从谈起,因为佛讲的是以戒为师,如果没有戒了就没有师了,那住持三宝就传不下去了,所以传戒是最关键的。正如传印长老所说,没有五年的戒就没有正确的定、正确的慧,没有正定、正慧,就没有正信。性德还提出建议,以后新戒进戒坛之前要对其进行佛教基本知识的考核,不了解的坚决不让进戒坛,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提高僧人的素质。他说,这在顺治之前都是要考的,那时,皇帝公开信佛,僧人的地位是很高的,尤其是唐朝和宋朝,戒牒是被官方所控制的,效用非常大,因为戒牒不单代表身份,而且可以免除兵役、徭役、苛捐杂税,所以古代戒牒是高级身份的象征。
佛教是值得我们一辈子,甚至是永劫去追求的东西。
记者问性德,出家他社会上的朋友对他有什么看法,他遇到过什么障碍。性德说,我在清华里面有几个朋友也吃素念佛,是居士,他们很支持我出家,这一点我很感动。但反过来,大多数人还是不理解的,认为我可能在公司混不下去了。他说,对于出家,一般的人都以为可能是遇到挫折,承受不了了。这是对佛教的误解,读了《华严经》之后会发现,佛教是真正积极的宗教,鼓励人积极地生活。对此,记者表示赞同,一个人有积极的生活态度,那他就出家了。性德感慨到,佛教给人提供的是一个无量的空间,无量的时间,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行菩萨道,这才是一种真正伟大的境界,这才是我们一辈子去追求的东西,甚至我们下辈子,下下辈子在无量的时间、无量的空间里还要去追求的东西。
佛教的不共的加持力是世界上任何一种加持力都不能比拟的。
当记者问性德登比丘坛前后心理有什么变化时,性德说,受完比丘戒后,真正体会到佛教的不共的加持力是世界上任何一种加持力都不能比拟的。谈到这个问题,性德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是,之前听一位法师说过,居士了脱生死的可能性很小,只是种善根,他初听到时很不理解居士为什么不能了生死。真正出家以后他才体会到这种不同,佛教的加持力不经过受戒的过程是感受不到的。他说,佛的智慧是圆满的,他为什么把这种制度遗留下来,留给真正想成佛的人,这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我出家之后更加叹服佛的智慧,佛的伟大。第二个例子,他提到沙弥洗钵的泔水可以作为甘露供养鬼神,洗碗水经过佛的加持、三宝的加持可以变成甘露来供养鬼神,这种感觉又不一样了。他说当时很惊叹这个。在世俗看来是涮锅水,在佛教看来可以变成甘露来供养广大的鬼神,从这个看,佛教的伟大是世界上任何一种东西都不可比拟的。性德说,这两个例子让我认识到佛教的伟大,认识到佛教是值得他一生乃至永劫去追求的东西。
让戒律这个老师来教导我们的一言一行。
当被问及戒期圆满的话有什么打算时,性德略微思考了一下说,“对此,我还有点模糊,但一点我可以肯定,我会花两年到三年的时间去研究戒律。因为只有研究了戒律之后,将来再去弘扬佛法才不会走偏。戒是基础,就像建高楼的地基,基础越牢,稳定性和可靠性才越强。如果没有这个,将来在名利面前,或者其他的诱惑面前是否能把持住,这都是问题。因为戒律本身就是防非止恶的,你只有知道了哪些是该做的哪些是不该做的,才能帮助我们来辨别是非,要让戒律这个老师来教导我们的一言一行,来鞭策我们。”
学佛,是人生中最有意义、最快乐的事情,可以作为一辈子,几辈子的追求。
谈及家庭和孩子,性德说他结婚是迫于父母的压力,但很早就离异了,有个女儿,很小就开始学习佛法。他说,虽然她现在还在世俗学习,“但我希望她童子入道,我没有童子入道,我希望她童子入道,因为这个很好。我现在看世俗的东西,学音乐的、学画画的、学文的、学理的,很少有人要求子女将来学自己所学的专业,因为他觉得这不是他一辈子的追求,我觉得只有学佛,是人生中最有意义、最快乐的事情,可以作为一辈子,几辈子的追求,我觉得这么好的东西如果不传给自己的孩子,父母,周边的人,那就太可惜了。”
 
记者手记:和性德的聊天结束了,最让我们感动的是他对佛的虔诚。交谈过程中,他多次提到学佛是人生中最有意义、最快乐的事情,要把它作为一辈子,乃至几辈子的追求。
(编辑 张艳艳 责任编辑 邹相)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