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武术明代事迹考略

发布日期:2011-09-15   字体大小:   

◎武朝正

明代一向被少林禅宗僧俗和中华武坛赞为少林武术的春秋时期,其自身的发展在诸多方面已经比较成熟和健全,像法嗣宗派的确立,套路技击的规范实践、理论系统等。但更为世人所瞩目的则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僧徒云集少林

武杰荟萃祖庭

少林禅宗武道,从北魏稠禅、慧光入寺到明代末年已经历了一千一百多年的人世沧桑,蜚声海内外。加之边关多难,僧徒云集,武杰荟萃,同习禅武,卫国安邦,当是很自然的时代产物。这方面不少文献均有记载。如俞大猷《诗送少林寺僧宗擎序》云:“……僧自负精其技者千余人。”十方禅院的建筑落成,也是少林禅武群贤毕至,高手云集的铁证。《正气堂录集》载:嘉靖、万历两代少林寺征战有功的名僧就有洪转等33人。明王士性《嵩游记》说,寺僧800人,各习武艺俱绝。《中国武术史》曰:明代少林寺僧普遍习武,以搏名天下。明代抗倭名臣唐顺之诗云:“浮图善幻多技能,少林拳法世稀有。”《少林武术大全》曰:“明代从洪武到崇祯260多年,武僧多至万余。”还说“明代少林寺习武人数最多,擅长棍棒、搏击、气功、剑术等,僧兵常备不懈……有名可考者如月空、便公等,先后应诏卫边者达30多人。”武艺高强,屡立战功。“明代少林寺武僧为历史数据之峰,武技卓绝之冠。是少林武术发展的极盛时期,又称少林武术的春秋时期。”“僧人几乎全部习武,常备僧兵三千。”由此足可证明明代少林寺确实汇聚了众多僧徒,而且名手辈出,把禅武推到了极高境界。有人赞誉少林禅武“运大智于杀场,战雄兵于倾刻。”誉不为过。

 

二、时易势移,

两次修戒有明文

戒律或称约戒,历来是寺僧养性健体精技的道德规范,是风貌举止、传灯授徒的准绳,是保障少林禅武沿着正确轨迹向前发展的路标。少林禅武戒律,自古有之。12世纪觉远和尚有“十禁”之戒。明朝末年,社会动荡,边陲多难,僧徒巨增,凡圣参杂。少林僧众奉

为至尊的约戒,一改禅宗“不立文字”之例,进而跳出寺院,吸收社会有识之士的意见,形成系统条文,方便砥砺,广为传播。对弘扬禅武,卫寺、养性、健体,显然是有利的。《少林拳术秘诀》载,明园性禅师创十戒约规,复经痛禅上人(明福王堂叔朱德畴)稍为增易,全文计448字,阐明习武不忘祖国。迄至明室鼎改,到清朝顺康年间,明朝的故老遗民,忠胆侠士,隐迹丛林,遁入空门,广结僧徒,重行增订约戒。一改过去约戒仅对个人立言之故态,含国家、民族主义于其间,明文昭彰,引起清王朝统治者的震慑,多次布令禁止僧俗习武。此次修订之后的十约戒,直到19世纪初清王朝覆灭,才渐自终止,其间持续近300年。少林禅武的道德内涵,不仅继承了少林禅武的约戒精华而且随着时易势移,增添了时代的光环;形式也由言行垂示,到简约文字再到条理系统。它是随着时代前进的步伐而推陈出新的。后人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应历史地客观地认为这是个进步。虽然历史上的少林禅武约戒也有许多局限之处,但对习武者的道德培养在当时是有积极意义的,对今天订定新约戒仍有极大的借鉴价值。

 

三、爱国大旗高高举

精忠献身昭后人

佛教讲究报恩思想。赵朴老19924月到少林寺时,讲到要报“四恩”。这一点不仅讲了佛教教义而且讲了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明代少林寺僧是佛教教义的实践者,也是民族优良传统的继承者和发扬者。少林禅武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历史的时代精神。少林禅武发展到明代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受到中华全民族赞誉的重要原因,就是它在报“四恩”的前提下,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从过去的文献诗词传说中,可以找到大量的证明。如《夏松倭变记》卷下,载少林武僧,骁勇雄杰……屡立战功。《明史·兵志》曰:“倭乱,少林僧应募者四十余人,战亦多胜。”顾炎武的《日知录》中即有《少林僧兵》专条。《中州杂俎》也有对少林禅武的记载。俞大猷《十方禅院碑》有“……以待忠义之士,有时取卫社稷之用。”施耐庵的《水浒传》、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及其他一些小说也浓笔写武的忠和义。明代诗人的笔端更是俯拾皆是。程绍《少林观武》:“定乱策勋真正果,保邦靖世即传灯,中天缓急无劳虑,忠义毗卢演大乘。”公鼎《少林观武歌》:“自从武德迄当今,尔曹于国亦有补。”周易《入少林寺》“梵宇称奇绝,山僧负胜命……勇冠三军气,心雄万夫英,中原非羽檄,借尔戮长鲸。”袁宏道《山中逢老衲,少时从征有功者》:“……戒铁支为枕,衲衣挂在松,闲时凿洞壁,欲去缚狞龙。”顾炎武《少林寺》:“颇闻经律余,多亦谙武艺,疆场有艰虞,遣之捍王事。”这些都说明明代少林禅武,正义爱国的道德风范。这对以后历史的影响极为深远。如清朝景日珍《观唐王告少林寺立教碑》诗云:“传闻寺僧曾从戎,昔年协擒王世充。”所以,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杨成武称少林禅武为“国魂、国威、国宝”。明代少林禅武爱国主义表现,的的确确给少林寺五彩斑斓的桂冠上又加缀了一颗璀璨的明珠。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