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功夫与佛、禅之关系

发布日期:2016-12-16   字体大小:   

嵩山少林寺是习武和传播佛教的重镇,佛教先于少林武术。少林寺初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是孝文帝元宏为印度高僧跋陀传教而建的,随后便成为了修禅习武的场所,二者在相互渗透中共同发展。佛教向少林武术的渗透是以禅宗为主体的。

禅宗的最大特点是“不立文字”,以摆脱印度佛教经典的许多高深理论,全凭修行者的悟性去“明心见性”。怎样启发“悟性”呢?禅宗利用日常生活中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一声呵斥、一顿棍棒、一阵拳脚,来启发悟性。禅宗修炼全凭自身体验,这种方式、方法与习武是相通的。

 

1)佛教礼法与少林拳礼的结合

合十礼和单掌礼为佛家的根本礼法,在遇人、遇事时皆以礼相待。无论是单掌还是双掌均至于胸前,头稍低,微闭目,取站位、弯腰或盘膝位,以表虔诚。少林武术的“抱拳拱手礼”是对佛家“合十礼”的一种变异。佛家的“合十礼”是两掌十指相合,寓意掌心、人心和佛心的融会,不宣自明。而少林武术的“抱拳拱手礼”,一拳一掌构成武术的基本手型,二者相抱,表示五湖四海皆兄弟,团结互重。在对练或交手时还要说一声“请……”字,试图摒弃门户之见。单掌礼是在手持器械时使用,一般是根据个人的习惯,一手持器械,另一手做单掌礼。自1986年起,武术教育中实施了统一的抱拳礼的规定,并赋予了新的含义:右手握拳喻武,“以武会友”,以左掌掩右拳喻拳由理来,屈左大拇指喻不自大,左掌四指并拢喻四海武林同道团结齐心发扬武术。可见,佛教礼法与少林拳礼、与中华武术礼节的相互影响。“以礼始,以礼终”是佛家和少林武术最基本的礼法和持戒要求。

 

2)参禅打坐与少林静功的结合

佛教禅宗的入门功是参禅打坐,修禅包括参禅、坐禅和禅定三个主要环节。参禅是指坐禅和禅定的全过程;坐禅是指参禅时所采用的静坐方式;禅定则是指在修禅过程中内心所获得的安静状态。参禅打坐被称为是一种上乘境界。《禅门经云》问:“云何为禅,云何为定?答:妄念不生为禅,坐见本性为定”;六祖慧能这样说:“外不著相为禅,内心不乱为定。”它是一切入静法的基础;而少林武术的入门功是坐功,以排除一切私欲杂念为基础的。一个坐禅、一个静功在方式、方法和作用上具有异曲同工的效果,这是二者的天然巧合。关于禅定的坐法有多种,但是在少林寺最有影响的要算“止观派”和“壁观派”两种。建寺之初,少林武术信仰的最初形态就是禅定,由印度高僧跋陀所传授,其中小乘派佛教(亦称“希那衍那”)就属于止观派。止观是扫除杂念,以使专心一境的方法。可供参考的方法有系缘守境止法、制心止法、空观法和假观法等。当时得法者主要有僧稠、慧光、道房等一代大师;而达摩所传授的为大乘派佛教(亦称“摩诃衍那”),属于壁观派,壁观派即外止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以阻碍种种杂念的干扰。得法者主要有慧可、僧副、道育等一代大师。其中慧可“立雪断臂”的传说,成为修炼少林武术的重要精神支柱。少林古老的“十禁约”第二条规定“禁异思”,强调出家人要少思寡欲。通过坐功可以实现一个人从俗家到出家“脱胎换骨”的超越。

无论是小乘,还是大乘,都是以坐禅修心,以静养性为目的的。这种静而不动的参禅宗法,限制了众僧的肢体活动,影响身体是无疑的。加之少林寺地处深山丛林之中,当时人烟稀少,猛兽成群,出没无常,直接威胁着寺僧的生命安全。这种客观现象和自然环境为少林武术的产生、发展提供了条件。由此我们认为:少林武术的起源是以保护自己为第一前提的,至于护院、军事、政治目的都是后来的事情。

 

3)佛教戒律与少林禁约的结合

 戒律是佛门宗师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僧徒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和优婆夷)必须遵守的起码行为准则。从五戒到三百四十八戒等,它涉及到信徒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集中体现了佛教从善去恶、正知正见的道德要求。据《佛教持诵必要》中说:最早成文的戒约有五条,即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入教首在戒律能持否,并被众僧徒奉为金科玉律,遵照执行。至于少林武术“十禁约”的出现,首先要考察少林武术产生的过程,从宏观看,无谷等在《少林资料集》中谈到:少林拳法是在军事实践与汲取民间武术精华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是集体智慧结晶的产物。从微观看,少林拳是具体的人创编而成的,据《少林武僧志》“少林寺最早的武僧”考证:自跋陀住持少林寺后,广收门徒,其中有一位佛武皆通的高僧叫僧稠,这是少林寺最早的武僧长老,被称为兴武始祖。在跋陀开基后不久,“稠禅继续”,不断寻找“禅武”的结合点。当时只有僧稠具备这样的条件。所以,我们有理由称“僧稠为‘禅武结合’第一人”。

僧稠是跋陀住持少林寺后,招收的徒弟之一。跋陀称稠为:“自葱岭以东,禅学之最,汝其人矣。”这种评价是极高的。僧稠修禅的深厚功底,并不只是在少林寺短时间内修得的,而是经历了幼年“落发为沙弥”、青年投“钜鹿景明寺”及少林寺复合而成。当僧稠融禅武于一身时,正值住持少林寺,倡导拳禅一体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作为跋陀继承者僧稠禅师的武功正是融民间武术与少林武术为一炉的,在形成僧徒尚武修禅方面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少林武术的产生为武僧禁约的产生提供了必要条件,没有规矩,则无方圆。在当时出现了古老的少林“十禁约”:即一禁叛师;二禁异思;三禁妄言;四禁浮艺;五禁盗窃;六禁狂斗;七禁违戒;八禁抗诏;九禁欺弱;十戒酒淫。这是少林武术最早的条款式戒律,它的形成与僧稠有密切联系,由于僧稠禅师通佛善武,任方丈后自然要对弟子们传佛授武,严加禁戒,以利于实现传教和守院自卫的双层目的。从佛教“五戒律”和少林武术“十禁约”内容看是一脉相承的,全部包括在“十禁约”内,只是“十禁约”更突出了武德内容,这正是佛教与少林武术的重要结合点之一。后来,觉远重订“少林习武十戒约”中又进一步融入了佛教戒律的内容。

少林武术被称为是世界宗教史上的一种奇特现象。原来,以技击为本质的少林武术与佛教教义完全相抵制,后来能融合在一起,而且名冠天下。最重要的原因是“戒约”的力量,这里可以从两个方面加以概括:①尚德不尚力,重守不重攻。推崇道德,不尚武力,惩恶扬善,自卫为本。如少林武术强调“八打八不打”,“八打”之处均为不致造成严重伤害而能控制住对手的部位,凡是不打的地方都是一些致命的要害部位。②避其锐器,倡导钝器。少林武术是以尚棍而著称的,这是它的原始自卫本意。僧徒的身体条件各不相同,应该各自使用便利的器械,可是少林武僧却整齐划一,人人使棍,并成为一项规矩。因为棍的杀伤力远不如刀剑等金属利器,基本符合于有限度地使用器械的佛门弟子身份。“杀戒”与“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终于导致了少林尚棍的这一特色。很值得深思。

 

4)佛教养生与少林内功的结合

智者大师在《六妙法门》第二中认为:佛教养生之法,以修定为要旨,关键在于数、随、止、观、还、净六字之中。六种修定方法都强调呼吸方法、调和气息、无分散意、凝寂其心的入静境界。少林武术素有七十二艺,其中内功有三十六艺,并以易筋经和洗髓经二法为之著。二法者,气势也。气是指内的修炼,而势是指外的修炼,关键在于气与势两个方面。把握了气势,就把握了心法要旨。就气或内功的修炼而言,在外为吐纳之气,在中为气血之气,在内为真元之气。若想吐纳顺、气血通、真气活,其法门就是有序的定向的运气、调气、呼吸;其大致步骤为上丹、数息、神移、施放和下丹等六个部分,其方法包括和、旋、注、观、涌、汲、收、压、定等,与数、随、止、观、还、净有着天然的契合。按照二法的要求:只要呼吸方法正确,调息到位,运气适时,气血自然通畅,真气活泼,功效赫然。如少林武术高僧能行拳数趟而大气不喘,就是得益于少林内功独特的呼吸方法。另外,就是少林硬气功中的大力金刚掌、铁砂掌、朱砂掌都属于吐纳术之列。吐纳术外发,可以开山催石,这是少林武术独到的地方;而内修兼能延年益寿,这与佛教养生的目标是一致的。

 

5)禅宗要义与少林心法的结合

禅宗的宗旨在于实现 “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目的。所谓“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的意思是禅宗讲究言语道断,离语言文字,直传佛祖心印,因此它是在如来言教之外的别传。所谓“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是禅宗最具特色的修行方法。它抛弃一切形式,直接以内心与自然界进行深层接触,以明心见性作为修持的目标。

“佛性在心中”的要义,《坛经》中有“一切万法,尽在自身心中”。五祖弘忍大师说“不识本心,学法无益”。六祖慧能在广州法性寺传法时,院中风吹幡动,一个和尚说是风动,另一个说是幡动。这时慧能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这些都说明了僧人要有“清静本心”。只有“清静本心”才能在平日里被理智、逻辑判断活动以及习惯动力定型所抑制,并能开掘潜在的直觉悟性重新显现活力。少林武术继承了禅宗要义,重视心性的修炼。在练心时讲究“心为一身之主,五官四肢百骸之帅。心一动则气容易上浮,气上浮后视觉恍惚,听觉失聪,手足失措,何能应敌变化于仓猝间。”《少林拳术秘诀》称“上乘技击术,总以有几分禅机,方能活泼镇静,所谓超乎寰中,得其象外之法”。古人喻参禅如用兵、技击似禅机,需要有超越有为的、深沉而自若的心态本性,才能立于阴阳不测之地,随机发用。近代少林寺妙兴大师在“行功罗汉拳诀”中贯穿了“心法”修炼,并称“出于心灵,发于性能,似刚非刚,似实而虚,久练自化,熟极自神”。将发于性灵为拳术宗本。少林拳谱中有“耳与心合多益精,目与心合多益明,口与心合多益勇,鼻与心合多益力,手与心合更疾快”。“五行相合一气,心一动而内劲生”,强调的都是心的作用。

 

6)佛教称谓与套路名称的结合

“罗汉”是佛教对断绝了一切嗜欲,解脱了烦恼的僧人的称谓;“金刚”则是佛教对手拿金刚杵的佛的侍从力士的称谓;“夜叉”由梵文音译而来,最初为印度神话中的小神灵,佛教中土化后成为中国古代传说故事中的“捷疾鬼”,恶人凶相,勇猛迅疾。少林拳取其“专一”、“力量”、“勇猛”作为拳法名称。诸如一至九路罗汉十八手、护山子门罗汉十八手、少林罗汉拳、罗汉十八手对练、罗汉缠打对练、罗汉拉手对练、一至十路金刚拳、少林夜叉铁沙掌等,在少林器械名称、拳诀中也有许多这样的称谓。诸如小夜叉棍、大夜叉棍、六合风裹夜叉棍、少林伏龙钵、少林佛尘、风磨禅杖、少林佛珠、少林袈裟等。少林四门八步鞭的歌诀有:罗汉担柴挑上肩、罗汉收鞭堂前站;少林双鞭的歌诀有:金刚起势站禅堂、罗汉解怀翻身转、罗汉观阵飞云鞭、罗汉收势回禅堂;少林护手钺动作有:童子拜佛、金刚观海;少林烧火棍歌诀有:童子拜佛站佛前,韦驮合十拜观音,等等,都反映了佛教文化与少林武术的融合。

另外,少林武术在佛教“禅学”的思想基础上,又融入了儒家“仁学”和道教“哲学”的思想。外儒内道是少林武术的特点之一,少林武术产生的原始本意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寺院,致伤、致残对方,而在武德的“仁爱”制约下,限制了致伤、致残和致死现象,这是少林武术得以发展的根本所在。少林武术的形成离不开中外文化的交流;宗教文化与世俗文化的交流;区域文化间的交流及融合。其中宗教文化包括了道教“哲学”,并在少林拳法中得到体现。如三节明亮法、四梢齐论法、五行合一法、三性调养法等,蕴涵着丰富的辨证思想。

总之,少林武术的上乘功夫总带有几分禅机,更具有几分玄机,这正是少林武术的魅力与神秘所在,也是人们孜孜以求的动力和源泉。少林寺经过长达1500年的发展,经过历代高僧的研习,总结出了修炼少林武术的九个阶段:即结缘、仰慕、抱负、痴迷、行动、认识、信仰、感悟、见性。其中前五个阶段是一般意义上的修炼,后四个阶段是“般若性空”与少林武术的有机结合,经过这样一个特殊阶段,将会有效提升修炼者精神境界和佛教神韵。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