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远访师


    觉远,山东省兖州人,武林世家出身,后到少林寺落发为僧。在洪温禅师的指导下,他刻苦演练,习得少林拳术罗汉十八手,增公为七十二手。少林武风大盛,许多俗子名人都远道而来求教。但是觉远仍不以此为满足,想再攀高峰。他辞别师父,改换俗装,出游湖北、湖南、云南、四川、甘肃等地,寻访名师。
    一天,觉远上人来到甘肃兰州,在一家客栈中住下。傍晚闲游时在十字路口见一个年过花甲的老汉手提酱油瓶,因人多拥挤,酱油溅出弄脏了一个恶汉的衣服。那恶汉恼羞成怒,伸手朝老汉面部连击三掌,但都没有击中。老汉连连认错,请求原谅。但是那恶汉欺软凌弱,再用脚踢。老汉大声说:“弄脏你的衣服,是我的错,但你不念我年迈体弱,仍然紧逼不放,还拳打脚踢,难道你想致我于死地吗!”老汉边说边退恶汉仍怒气不息地追逐老汉。在场的人都为老汉担忧。觉远看在跟里,气上心头,正想出面相救,只见老汉退至一个胡同尽头,站在墙根等着恶汉来到。恶汉赶到先踢一脚,老汉侧身躲过,恶汉脚触墙壁,墙壁被踢成个大豁子。恶汉再踢,老汉再躲。当恶汉踢出第三脚时,老汉身微侧下,顺势以左手将恶汉的脚轻轻挑起,以右手二指并拢,在恶汉脚底板上—击,恶汉倒在地上不能动弹,面色由白变青,疼痛难忍。在众恶人搀扶下,狼狈逃窜。众人对此无不感到惊讶。
    觉远内心十分欢喜,他得知老汉是当地拳击高手。当老汉离开闹市回家走的时候,觉远紧跟其后。老汉回到家里流露出不安的情绪。觉远进门施礼相见。交谈中,得知老汉姓李名延寿,老家在中原。十年前逃荒糊口来到此地,现有—子跟人学木匠。觉远说:  “老人家击技高超,那恶汉不足为虑。”老汉摇摇头说:“此人是地头蛇,下面有一帮打手。常言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况且我已年老,幼子无能,又是寄居此地,恐遭暗算啊!”觉远乘机劝说:“老人家,你跟我去吧。”老汉问:“到哪里去?”觉远说:“我是少林寺的和尚,这次出游就是为了寻访名师,请老人家到嵩山少林寺传授您的技艺。”老汉谦虚地说:“我的才学浅薄,不能满足你们的要求。我给你推荐一人,就是我的好友白玉峰,他是大河南北莫能论比的击技高手。他现在在洛阳授技,你可去拜访他。”觉远说:“这里已经不是你久留之地,你何不同我一起到洛阳访友,也好有个归宿。”
    李延寿也看到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于是,三人连夜整装起程,往洛阳而去。觉远同李延寿父子在洛阳兴福寺同白玉峰见了面。不久就一同到嵩山少林寺落迹。他们白天出外谋生,夜晚回寺研练击技。
    自从李延寿和白玉峰到嵩山少林寺以后,他们把自己的技艺同少林寺原有的武技相融合,使罗汉72手增加到170手。后来,白玉峰出家为僧,自号“秋月”。
    李延寿在少林寺传艺之后离开嵩山而去,其子归依佛门,法名“澄慧”。觉远访得名师,集当时武技之大成,把少林武技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