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雪亭

 
    传说在北魏孝明帝年间,在虎牢关下有一个姓姬名神光的人,他的爹娘都是道教真武大帝的信徒。当他刚落地的时候,满屋一片青光,于是爹娘就给他起名叫神光,意思是道神降临,光照大地。神光长大成人以后,自然也跟着爹娘信起道教来。后来他听说从西天来了一个老和尚,住在嵩山五乳峰下的少林寺里传授佛法。他慢慢发觉佛比道好,便决心弃道从佛,并且剃掉了长发,脱去了道袍,而换上了僧衣。很多人都在背地里挖苦他说:“昨日信道,今朝拜佛,朝三暮四的,终究也难成个啥气候。”神光听到人们的讽刺挖苦后,却更加坚定了他弃道从佛的决心。他变卖了田产家业,离开家乡投奔到少林寺来了。
    神光来到少林寺打听到达摩禅师正在玉乳峰一个山洞中“面壁”传法。他到山洞拜见达摩禅师说:“师父,我虽然过去信过道,但那是你没来以前的事,自从你来到嵩山以后,我慢慢发觉佛比道好,因此才弃道从佛,请你老人家收下我当你的弟子!”达摩当时正在面壁坐禅,对于神光的请求是一眼不看,一言不答。整整一天—夜,达摩不答应,神光就立着不动。过了许久,达摩禅师才问道:“尊佛参禅要身如墙壁,心无世俗,你能做到吗?”神光连忙回答:“弟子一定能做到。”达摩又说:“那你就暂且留在这里吧,以后看看再说!”从这时候起,神光便算是少林寺里的一个小和尚了。
    达摩禅师传法跟别的和尚不一样,他是以静坐面壁为本,坐禅修行。达摩禅师怎样做,神光也就认认真真地学。不知不觉,一晃2800天过去了。在这期间,有很多僧徒都因经不起磨炼而退出,只有神光一人始终二目眯合,双手合十,侍立在达摩禅师的身后。天长日久,对于神光的言行作为,达摩禅师早已明白,但总认为他过去信过道,不能轻信,所以迟迟不给神光取正式的法号。达摩在洞中整整面壁九年,修成正果之后回到少林寺内,神光也跟着他下山回到寺院。达摩在佛堂中坐禅,神光就在外面侍立不动。有一天,神光问达摩:“师父,你看我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当上您真正的弟子呢?”达摩随口说道:“什么时候天下红雪,我什么时候就收你当我的嗣法弟子。”神光听后,思索了好多天,明白达摩禅师对自己还不相信,经过一番苦思之后,他想出了一条断臂染雪的办法来。
    这年腊月的一天,从清晨起就下着鹅毛大雪,刮着呼呼的东北风,寒气入骨,滴水成冰。达摩禅师在佛殿内照常坐禅,神光也跟平常一样,侍立在佛殿以外的冰天雪地里。时候长了,积雪埋没了他的双膝。他看时机已到,取下身上佩带的戒刀,狠心照着自己的左臂砍去,只听“咯嚓”—声,一只血淋淋的臂膀掉落在雪地上。断臂以后,他又不声不响地侍立在原地不动。从伤口流出来的鲜血,把洁白的雪地染红了一片。
    达摩坐禅完毕,走出佛殿时看到神光断了一只左臂,却仍然侍立在雪地上,周围的白雪都染成了红雪,达摩慌忙把神光搀进佛殿。这时,神光仍然谈笑风生,若无其事。达摩禅师问道:“神光,你的左臂膀是被谁砍掉的?”神光回答说:“是弟子我自己砍掉的。”“那是为什么?”“我原来是个左道之徒,砍掉自己的左臂,是为了彻底同道家断绝往来!”达摩禅师十分感动地问道:“你自己砍掉自己的臂膀,难道你就不疼吗?”神光说:“弟子一心从佛,已经没有俗念,砍掉俗体之臂,自然是不会觉得疼的。”站在旁边的一个小和尚问道:“师兄,念佛只要心地虔诚就中啦,何必自找苦吃呢?”神光用眼瞅了瞅达摩禅师,然后对着小和尚说:“师弟,你出去看看,师兄我的血是青的还是红的。”那个小和尚不解其意,真个到佛殿外面去看,然后回来说:“你的血是红的,把白雪都染红了一大片。”这时,达摩禅师不再犹豫,决定把神光当做自己的继承人,他说道:“神光,从今以后你叫慧可吧,我把你当成嗣法弟子。”但他仍然没有说出“真正”二字,因为他认为为佛祖禅宗选择嗣法人必须慎重,所以他还要对神光再考验考验才可以确定!因此,他先传法衣,不传法器,亲自把一件棉袈裟披在神光的左臂上盖住了断臂的伤口。神光单手当胸,口念:“南无阿弥陀佛!”达摩禅师说:“慧可呀!常言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南山之上有一清净之地,你到那里养伤去吧,等到百日期满,你的臂伤完全好了以后,心就修炼成啦。到那个时候,我再传给你法器和真经。一百天时间不算太长,但劫难甚多,你可要经得起啊!”慧可问:“师父,弟子我何时动身?”达摩禅师说:“即刻起程。”说罢,达摩禅师站起身来就走进了佛殿。慧可毫不犹豫,让自己的弟子觉兴搀扶着,冒雪顶风往南山去了。
    后人在神光立雪断臂的地方建了一个亭,取名叫“立雪亭”。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