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和尚

 

    少室山东北半山腰间站着一尊石头和尚。他身穿僧衣,双手合十,低着头,神态悲愤而忧愁。传说他是佛教禅宗二祖慧可的得意弟子觉兴,因触犯佛门戒律被逐出寺院,天不收地不留地站在那里,他死后尸体不腐,天长日久便化成了一尊石像。
    觉兴原是个没爹没娘的讨饭孩子。有一天,在讨饭路上,他被几只恶狼围困在一条古路沟里,眼看性命难保,恰巧慧可化缘路过这里,慧可挥起禅杖赶走了恶狼。后经询问得知这小孩无爹无娘,无家可归,慧可就把他领回少林寺当了小和尚,取名觉兴。
    觉兴对慧可禅师非常敬重,百依百顺,从没有顶撞。觉兴20岁那年,慧可在少林寺中“立雪断臂”以后。达摩禅师叫慧可到少室山钵盂峰上一边修炼,一边静养臂伤,当时跟着侍候慧可的正是他的弟子觉兴。觉兴对慧可“立雪断臂”很不理解,背地里曾多次掉泪哭泣。这次他来到少室山侍候慧可非常尽心,决心好好报答慧可的救命之恩。由于觉兴伺候周到,慧可禅师的臂伤很快就痊愈了。一天,慧可坐禅完毕之后对觉兴说:“觉兴啊,我这—次来到少室山养伤,多亏你细心照应,我感激你啊!”觉兴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师父,您别这样说,当初要不是您搭救我,只怕我早就成了饿狼腹中之食了。师父的大恩,我这一辈子都报答不尽啊!”
    慧可听了十分激动。他暗想,达摩禅师把我定为嗣法之人,我以后该传法给何人呢?眼前这个觉兴聪明伶俐,诚实能干,倒是个难得的后生。但转念一想,这样的大事自己一个人怎能贸然而定?应该和师父达摩商量商量。
    第二天早晨慧可把觉兴叫到面前说:“我在此养伤,你师爷曾多次翻山越岭来看望我。昨天晚上,我一直心跳眼蹦,想必是他老人家又要来了。以前我的伤重,老禅师亲自来探望,佛祖不会怪罪;如今我的伤已经好了,再劳他老人家前来,佛祖就会降罪的。我想今天下山到寺院里看看你师爷,如果寺里无事,我很快就回来。你要好好看守庵堂。”觉兴双手合十答道:“师父放心走吧,我记着你的话。”
    觉兴把师父送下山后,独自回到庵中规规矩矩的两腿盘坐,“五心”向上,二目眯合着面起壁来。
    慧可回到少林寺拜见了达摩禅师,把自己打算以后传法给觉兴的想法告诉了师父。达摩禅师问道:“觉兴这孩子行为怎样?”慧可答道:“他聪明伶俐,诚实勤恳,跟着我吃尽了苦辣酸甜,是个好苗子。”达摩又问:“他对佛祖诚心吗?”慧可说:“据我看,一片赤诚!”达摩高兴地说:“你既有这样想法,我也赞同,就这样定下来吧。”两人说完以后,慧可又去办别的事情,没有马上返回少室山。
    再说觉兴在少室山庵堂里等着师父回来。大约是在第三天的上午,庵门外来了个十六七岁的村姑,她手扒门框向觉兴求告说:“小师傅,舍给俺点水喝吧!”觉兴正在坐禅,连眼也没有睁,说道:“门外有井,你去随便喝吧!”当姑娘扭头走的时候,觉兴瞟了一眼,心想:“谁家的大闺女,来这深山野坡上干啥哩?”姑娘走了,觉兴也没有在意。天到午时,姑娘又来了,她一声没吭就进到庵内向觉兴求告说:  “小师傅,舍给俺点吃吧!”这时候,觉兴才留神细看,只见姑娘乌黑的头发,浓眉大眼,衣服虽然破旧,倒也干净,肩上扛着一个小镢头,手挎一个荆条小篮子。觉兴问道:“你是干什么的?”姑娘说:“俺是刨药的。”觉兴又问:“你上山采药怎么不带干粮?”姑娘不好意思地说:“眼下正是青黄不接,俺家早就吃了上顿没下顿了,哪有干粮叫我带呢!”说着两行热泪扑簌簌地掉在衣襟上。觉兴看姑娘怪可怜的,想起平日师父教导自己要以慈善为本,就把自己做好的饭,分给姑娘一半。起初,两人各吃各的饭,谁也不说话,后来姑娘开口说:“小师傅,你师父到哪里去了?”觉兴说:“回寺院看俺师爷去啦。”姑娘又问:  “那你一个人在这深山野坡不觉得孤单吗?”觉兴说:  “我们出家之人,就是要清守空门,修真养性,说不上什么孤单不孤单。”姑娘说:“小师傅,我再求你一件事。我来这山上刨药十分艰难,你一人在这儿闲坐着,能不能帮我去刨药呢?”觉兴问:“你家是刨药卖药为生吗?”
    姑娘说:“不是的,因为俺娘得了重病,必须用这嵩山上的嵩参才能治好,俺家没钱去买,我只好上山来刨。可是,我也认不准这种药,直到现在也没刨来,娘还在家里等着吃呢!”
    觉兴听后深为同情。这时,那姑娘又说:“小师傅,你要是能帮我刨到嵩参,治好俺娘的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恩德。这事就是你师父知道了也没啥,这也是为了普渡众生啊!”觉兴觉得姑娘说得有理,又想着反正师父不在家,再说帮她刨药也不是干什么坏事,就说:“好吧,我帮你去。”
    他们两个人一起进入深山。觉兴登山攀崖,姑娘紧紧跟随。两人寻啊,找啊,终于找到了珍贵的嵩参。没有多大时候,两人就刨了半篮。姑娘十分高兴,要马上回家给母亲熬汤喝。于是两人回到庵堂前,姑娘告别道:“小师傅,你真好”说罢嫣然一笑,下山去了。觉兴目送姑娘,直到完全看不见,才回到庵堂内。这时他心里十分欣喜,又觉得别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不一会儿,他又对今天自己的行为感到害怕。这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有了家庭,过着男耕女织的劳动生活。醒来时,他吓出一身冷汗。睁开眼看看凄冷的庵堂,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孤单。
    没隔两天,那个姑娘又来了。她头发梳得很好看,换了一身干干净净的衣裳,笑容满面,显得十分美丽。她还是挎着那个荆条篮子,一进门就向觉兴施礼说:“小师傅,谢谢你了。”觉兴问道:“你母亲的病情如何?”姑娘说:“她吃了你帮俺刨的药,病已经快好了。我对她说药是你帮我刨的,俺娘对你感激不尽,今天一早就催我来向你致谢。俺是穷人家,没啥好东西送你,这是我亲手做的麻花点心,你收下吧!”觉兴不收,姑娘难过地说:“小师傅,这是俺母女的一片心意,你要不收,不是故意叫俺过不去吗?”姑娘十分真诚,觉兴不好再推辞了便顺手拿过麻花点心吃了一块,感到十分甜。姑娘笑了,那模样格外动人。觉兴不觉想到那天晚上的梦,脸也红了,急忙说:“你走吧,让别人看见可不得了。”姑娘抿嘴只管笑。觉兴问道:“你笑什么?”姑娘羞答答地说:“你是个好人,又是我的恩人,为什么还要出家哩?”觉兴大惊道:“你怎么说这种话!”姑娘说:“我来的时候,俺娘叫我对你说……”她没把话说完,就羞得满面通红,低下头说不下去了。觉兴情不自禁地追问:“你娘叫你说啥?”
    姑娘突然大着胆说:“小师傅,你不能还俗吗?我知道你也是个苦人,你真相信自己能成仙成佛吗?我不信,你要是还俗,俺娘说叫你到俺家来,俺就跟你成亲。”
    觉兴一听这话,陡然惊喜交加。惊的是害怕违犯佛规;喜的是什么呢?原来觉兴虽然身在佛门,却对凄冷的僧侣生活不习惯,他不追求自己修成正果,却在心里偷偷眷恋着红尘,只是慧可禅师把他从小养大,平时教导极严,他从来未敢流露。现在眼前这个姑娘如此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心愿,正和觉兴心交神合,他便很自然地被姑娘真情打动,就对姑娘说:“我从小被慧可禅师收养,剃渡出家,原想能修成正果。自从那天帮你刨药后,回来便心神恍惚,耳热心跳,才知道自己是凡胎俗人,与佛门无缘。你—个少年女子,不惧嫌疑,与我真心相见,我五尺男子还害怕什么?只是佛门清规戒律森严,得等我师父回来,我求他让我还俗后,咱就成亲,好吗?”
    姑娘高兴地说:“一言为定!”
    觉兴坚定地说:“少室可鉴!”
    姑娘又说:“三天后,我还要上山来刨药,到那时再见。”觉兴说:“到时在山上咱刨药的地方见。”两人相约已定,姑娘便高兴地走了。
    再说慧可禅师在少林寺办事已毕,回到庵堂。他把觉兴叫到身旁,将选他作嗣法之人已得到达摩禅师同意的事讲说一遍。并教侮觉兴道:“你有这样的造化很不容易,以后要严守清规,精习佛法,修成正果,也是佛门之幸。”觉兴一听把自己定为嗣法之人,急忙说道:“师父,如此重任,我怎能承担得了!还是另选别人吧!”慧可一听这话便有些不高兴。他想:别人求之不得,他却推托不受,于是就板起面孔不再说话。
    过于三天,觉兴和姑娘约定的时间到了。觉兴就壮着胆子对慧可禅师说:“师父,不是我不愿做禅宗的继承人,弟子实在是凡胎俗人……”
    没等觉兴说完,慧可禅师就发怒道:“事情已定,不容变更!我这次从寺里回来,看到你心神不定,行为失态,到底是为什么?”觉兴扑通一声跪在慧可面前,把姑娘求水、求饭、求助刨药之事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并且连两人私定还俗成亲的事也全部告诉了慧可,最后恳求道:“师父,让我还俗吧!”
    慧可禅师听罢仰天长叹道:“觉兴啊,觉兴,你辜负我—片苦心了!佛祖禅宗怎能有你这样不肖之徒!我今日就回寺院,把你的事告诉达摩禅师。你在此听候发落吧!”慧可说罢,就下山回寺院去了。
    觉兴在庵中苦苦思念着那个善良的刨药姑娘,并且按照约会的时间,不顾一切地来到少室山坡,站在那里等候。他想:任凭佛祖怎样发落都行,一定要和姑娘见面。
    慧可禅师回到少林寺把觉兴的行为告诉了达摩禅师,达摩十分震怒,便让白衣菩萨前往少室山的庵堂去处理觉兴。白衣菩萨驾起莲花祥云飞到少室山,只见觉兴在山坡上呆立着。白衣菩萨就从云朵上伸手一指,口中念了几句咒语,觉兴便再也不能动弹了。
    当刨药姑娘来到山上时,觉兴已经成为一具僵尸,在那里呆立着,脸上的神情悲愤而忧愁。姑娘一见,就哭了起来!哭了几天几夜,哭得喉肿音哑,最后跳下舍身崖死了。觉兴还在少室山坡伫立着,尸体不腐不倒。天长日久,变成了—尊石头和尚,如今还立在那里。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