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缉盗


辕辕关发生抢劫案   


  清朝咸丰十年二月初四早晨,由洛阳到许昌的官道上有一队全副武装的兵勇,各骑一匹战马在飞奔。他们过了参驾店,在开始攀登轩辕山的时候,因为坡陡路窄,所以行进的速度缓慢下来,而且拉开了长长的距离。带队的兵勇头目表情紧张,一再催促:“快跟上,闯过辕辕关去!”当前边的马匹接近关门,后面的战马还滞留在关外峡谷中的时候,突然“咕咚”一声炮响,从两旁山林中蹿出来一群彪形大汉,手执兵器挡住了关门。同时,狭谷入口也被堵死,使得骑马的兵勇们前进无门,后退无路。带队的兵勇头目意识到是有人拦路抢劫,大声喝道:“山贼草寇们听着,我们是洛阳知府衙门的公差,奉命到许昌公干,快快闪开路径,如若不然,拿你们去知府衙门问罪!”拦路劫道者的头目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听了轻蔑地笑着说:“知道你们是知府衙门的衙役,连你们去许昌干什么我们都一清二楚。请放明白点儿,把宝物留下,放你们活着回去。”兵勇头目一听破口大骂:“大胆的强盗,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官府!”命令兵勇们:“冲,杀开一条血路,冲过关去!”刹时间辕辕关外的狭谷中人喊马嘶,刀枪撞击声响成一片。一场短兵相接的激烈混战开始了。很显然,在这场战斗中知府衙门的兵勇们不是拦路抢劫者们的对手。带队的兵勇头目眼看要冲杀出关是不可能,于是妄想趁混战之机独自一人携带宝物钻进山林逃走,完成使命。当他放弃战马抬脚往山林中钻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拦路抢劫者的头目看出了兵勇头目的企图,搭脚踢起一块飞石,  “咔嚓”一声,正中兵勇头目的后背,兵勇头目“咕咚”一声裁倒在地。拦路抢劫者夺走了宝物,把兵勇头目五花大绑捆个结结实实。这时候,狭谷中的战斗也结束了,所有的兵勇全部成了俘虏。拦路抢劫者的头目说:“为了我们安全撤走,把他们捆绑结实。”说着他们一齐动手,解下兵勇们的裤腰带,一个个翻膀捆紧,把他们的头往裤裆一捺,使得兵勇们动弹不得。
    拦路劫道者临撤走的时候,带队的头目说:“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把咱的姓名住址留下,免得连累无辜!”接着齐声合唱出四句江湖韵歌:“您爷爷俺家住在河北常山,铁黎寨上有俺的家园,要知道您爷爷俺是那个,去吧大名天下传。”唱罢哈哈大笑,他们迅速离开轩辕大道,钻进了茫茫的大山林中。

 

知府兵勇诬良为盗

 

    辕辕关抢劫案发前,作案者事先切断了南北来往通道,使行人不能通过;抢劫案发生后,来往行人又怕连累自己不敢通过。因此,从上午到下午几乎—天,人们都是绕道而行。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少林寺和尚寂静从缑氏镇化缘回寺路过这里。他看见一群衙门兵勇被捆,战马到处乱窜,料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本心想避开但已经晚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再说那些被捆的兵勇们听见路上有人走动,一个个声斯刀竭地喊叫救命。寂静和尚出于善心,给兵勇们解绳松了绑。当寂静起身要走时,兵勇头目拦住了他的去路说:“哎,和尚你不能走。”寂静和尚一愣,问:“为什么呢?”兵勇头目说:“你走了,我们怎样向上级交待!”寂静和尚又问:“你们要想咋着?”兵勇头目死皮赖脸地说:“不怎么着,我们揪不住头发要抓耳朵。”寂静和尚争辩说:“我们出家人六根清净,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兵勇头目冷笑道:“你先甭洗净抹白,轩辕关跟少林寺仅仅一岭之隔,强盗们事先若不同少林寺相勾结,怎敢明目张胆在这里拦路抢劫?”寂静和尚看出兵勇们是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不惜嫁祸于人,便问道:“你们要对我怎么样?”兵勇头目说:“走,到登封县衙再说。”寂静和尚认为案子跟自己毫无瓜葛,就啥也不怕,心里说:去就去,甭说去登封县衙,就是到北京去见朝廷我也不怯。所以就跟着兵勇们就走了。
   当兵勇们押解寂静和尚走到登封县衙的时候,已是鼓打一更,星斗满天了。“咚咚咚”三声堂鼓击响,登封知县符秉法慌得身披官服升堂落座。掌灯一看,只见洛阳知府衙门兵勇押送少林寺和尚寂静站在堂口,知县问:“寂静和尚律犯哪条,为何押送县衙?”寂静和尚没等兵勇们开腔就抢先控诉说:“他们是恩将仇报,诬良为盗。”接着把轩辕关发生抢劫案和自己发慈悲之心解救兵勇们的经过说了一遍。符知县听后认为兵勇们这样做大理不通,便说:“你们这样做不是连累无辜吗!”说着就要放寂静和尚出衙回寺。俗话说官大衙役粗,兵勇头目一看符知县要放寂静和尚走,就恼羞成怒地说:“符大人,你放和尚走可以,但咱可把丑话说前头,轩辕关可是你管辖的地方,要在一月之内把案犯捉拿归案,宝物归还原主。”知县听后软了,他当然知道案子发生在自己所管辖的地盘,责任重大,于是说:“冤要有头,债要有主,像这样的无头大案,叫我个小小县令怎么破得了呢!”兵勇头目说:“案子虽大,但不是无头。”符知县问:“头在哪里,姓甚名谁,家乡居住何方?”兵勇头目把抢劫犯撤走时唱出的四句江湖韵歌念了一遍。符知县一听愁上加愁,知道作案人敢于留下住址姓名,肯定不是等闲之辈,要缉拿这伙强盗谈何容易!正当符知县为难的时候,寂静和尚说话了:“大人不必忧愁,把缉拿这伙强盗的任务交给我吧。”在场的人听了都感到意外,连知县符秉法也在心里说:你这个出家的老和尚,案子跟你不粘边,明明你是被冤枉了,我为你解脱都已经不容易啦,你现在咋硬往这里钻呢?知县说:“寂静师傅,案子跟你毫无牵连,你回寺院走吧,不要多管这样的麻烦事。”“我偏偏要管这样的麻烦事。”寂静和尚说:“案子发生在轩辕关,轩辕关就在少林寺的眼皮底下,我怎能坐视不管呢!请大人把捉拿这伙案犯的任务交给我吧!”符知县虽不忍心让与此无关的人受到连累,但是自己手下又没有人能够担当此任,也只好顺水推舟地问:“寂静大师,你真是要办理此案吗?”寂静和尚说:“决无戏言。”符知县再次提醒说:“期限仅仅一个月啊!”寂静和尚说:“请大人放心好了。”洛阳知府衙门的兵勇头目不相信寂静和尚真的能够办到,他冷笑道:“你敢签字画押吗?”寂静和尚说:“签字画押何妨!”说着符知县让衙役取出文房四宝,寂静和尚当堂立下令状,交由登封县衙存查。符知县问:“请问师傅何时动身?”寂静和尚说:“事不宜迟,明晨五更起程。”符知县又问:“寂静和尚还有什么要求。寂静和尚提出两件事要求符知县帮忙。一是请送信给少林寺当家和尚,让寺院知道寂静的去向;二是请求县衙派个精明能干的衙役相随,亦好作个鉴证。登封知县符秉法当即答应了寂静的要求。
   
披星戴月下常山  


    登封县衙前古嵩阳楼上四更鼓刚响罢,少林寺和尚寂静和登封县衙扑快杜斯中,便奉命起程到河北常山缉拿在轩辕关拦路抢劫的案犯。寂静和尚心急火燎地走在前头,扑快杜斯中磨磨蹭蹭地在后边跟着。他们紧赶急走地行了一天,当夜住宿在古荥镇的一家小店中。晚上他们各想各的心事,谁也睡不着。杜斯中问:  “寂静师傅,你咋睡不着呢?”“步行太慢,路途遥远,怕到期案子办不完啊!”寂静和尚长叹一声,反问道:  “那你咋也睡不着呢?”杜斯中埋怨说:“我说寂静师傅,你真是放着清闲不清闲,自找苦吃,常山那帮强盗武艺高强,连知府衙门的兵勇们都对付不了,你逞什么能去揽下这桩差事。你想去是你自愿,可你不该再拉上我来为你垫背呀!”寂静和尚听得出来杜斯中这次到常山办案顾虑重重,心想本来是要个衙役作个鉴证,同时多一个帮手,谁知道倒成了一个累赘。怎么办呢?转念一想:既然来了,还是要说服他、争取他。寂静说;“杜捕快,常言说得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况我是个出家空门的僧人,这个案子要是跟少林寺没有一点关系,我去管这事干啥?”杜斯中不解地问道:“铁黎寨在河北常山,少林寺在河南登封,那些是拦路抢劫的强盗,你寂静是出家求法的和尚,你何必要跟强盗们硬往一起拉呢?”寂静和尚摇头叹息道:“不是我要跟强盗们往一起拉,而是本来真的就有关系啊!”接着,寂静讲述了一件30年前少林寺当家和尚湛举禅师收徒传艺的往事:
    道光八年八月十五这天,嵩山少林寺当家和尚湛举收了两个徒弟。行罢拜师大礼,湛举禅师交给从河北常山来的徒弟一双铁包头鞋并嘱咐说:“你先去练腿上功夫,寺院东墙外的打麦场上有几个大小不等的石磙,到那里先踢小后踢大,再大小一齐踢。要踢得石磙满场飞,各走各道不撞击。若遇劲敌,击中目标要准确有力。”年轻徒弟问练功的技巧,湛举和尚拍拍年轻徒弟的肩膀说:“去吧,熟能生巧。”这个徒弟姓啥叫啥没有人知道,后来大家都以“去吧”相称。湛举和尚交给陕西华山来的徒弟一双铁筷子,然后嘱咐说:“你去练腕上功夫,先夹静(不动物)后夹动(飞来物),既夹圆(弹)又夹长(箭)。”这位徒弟问练功的要领,湛举和尚说出了八个字:“眼疾手快,使劲夹住。”后来,大家都叫这个徒弟“夹住”而不喊其名。
    去吧和夹住两人同窗学艺三年,情同手足。期满功成时,夹住无牵无挂,一心从佛,就留在寺院出家当了和尚并取法名叫寂静。去吧父母双全,便回家行孝。临走时,湛举和尚再三嘱托:回家以后一定要严守戒规,要保一方平安,绝对不能打着少林寺的牌子危害众生。去吧一再表示一定严尊师命。去吧一走就30多年音信皆无。直到轩辕关抢劫案发,听到了四句江湖韵歌,才知道去吧的下落。
    寂静和尚讲罢这件往事问道:“杜扑快,轩辕关抢劫一案是我师弟去吧干的,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杜斯中说:“有。”寂静和尚又问:“去吧身为少林俗家弟子,他公开在少林寺门边拦路抢劫,你说我该不该为少林寺除掉败类?”杜斯中连连称赞:“应该,应该。”寂静和尚再问:“我是一个出家修道的和尚,能主动请求为国家缉拿罪犯,你身为衙门捕快,吃着国家俸禄,应该不应该积极跟我到常山办案?”这时候,杜斯中完全被寂静和尚说服,说:“寂静师傅你甭说了,我想通了,一定跟着你去办成此案。我没有别的啥本事,就是走得快。走,咱现在就走。”寂静和尚说:“咱走了—天,实在太累了,今晚好好睡一夜,明日一早再赶路。”“不,”杜斯中迫不急待地说:“走,咱今晚就走,要不误了期限,案结不了怎么办!快起来,我背着你走。”寂静和尚面带难色的说:  “你也太累了,我怎能让你背着我走呢!”杜斯中说:“论武功我不如你,论走路我比你强。”说着解下腰间的沙袋,去了腿上的铅瓦。他拉起寂静和尚,背上就走。只见他使动飞行功法,两手各握一串铜钱,轮翻前后抛拉,两腿交替弹跳,呼呼生风,行走如飞。
   
夹住独闯铁黎寨   


    登封县衙捕快杜斯中背着少林寺和尚寂静,施起飞行功法,翻山越岭渡河跳涧疾走一夜,天明来到了河北常山铁黎寨外。他们在—座小店刚住下,杜斯中就倒头熟睡不醒。寂静和尚知道杜斯中实在太累了,不忍心吵醒他,就独自一人去到铁黎寨外察看。他环绕—周,只见寨由水围,壕深水绿,既无桥梁,又无渡船。此寨全是灌木铁黎条相护,荆刺如钉,密不透风,高有丈余,宽有数尺。往来进出全靠武功轻技。寂静看罢,在回去的路上寻思到了进寨的办法。回到店中,杜斯中仍在酣睡,寂静仍然没有吵醒他。寂静和尚下决心自己独闯铁黎寨。他向店家要来牛肉一盘、白酒两碗,边吃边喝。不大功夫酒足饭饱,他站起身来将腰带一紧,怀揣铁筷子,又到大街上买来了竹竿一根,大踏步来到铁黎寨外。寂静把长竹竿往寨壕中一插,纵身—跃而过,又施足臂力撑竿一跳,借助弹力翻身进入寨内。他举目四望,诺大的一个水寨,中间仅有一座四合大院,黑油漆大门敞开着,冷冷清清不见一人。当他快要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从院内走出来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儿,那男孩儿满面笑容,合十相迎地问:“师傅从哪里来?”寂静抱拳还礼回答:“嵩山少林寺。”小孩儿说:“师傅远道而来一定很累,先坐下歇歇。”说着搭脚踹起一个练功用的大制石,朝着寂静和尚砸来。寂静和尚早有提防,便用铁筷子夹住制石放在面前坐下。小孩儿一看感到十分惊奇,就又说:“我去取根烟袋,你先吸着烟,我好回家为你传禀。”小孩儿回去时间不长,出来的时候脖颈上挂根旱烟袋,两只手交替抛着一个烧红的铁球,“请师傅接火。”说着用红铁球向寂静和尚迎面飞来。寂静和尚用铁筷子轻轻夹住捺在旱烟袋锅上,哧溜哧溜吸着烟。深咽一口后问道:“小施主,去吧是你的什么人?”小孩儿看着寂静的动作惊呆了,直到寂静和尚向他问话时他才反应过来。小男孩儿回答说:“是我爷爷。”寂静和尚说:“快回家告诉你家爷爷,就说少林寺夹住和尚来了,叫他赶快出来见我。”小孩儿一听,眨巴眨巴眼睛说:“啊!你叫夹住!听俺爷说过,他在少林寺学艺的时候有个师兄名叫夹住。原来是夹住爷爷到了,难怪我踹出石头和红铁球都被你夹住了。夹住爷,你先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回去叫俺爷出来见你。”
    小孩儿扭头一蹦三跳回家走了,寂静和尚也有打算:想趁去吧出来迎接施礼之机施出绝招,一闷棍把去吧打倒在地,再搜出宝物,好回登封县衙交差。不久后从后院走出两个人来,前边是刚才进去的那个小孩儿,后头跟着一个眉目清秀,面皮黄白,已经有稀疏胡子的细高条老头儿。寂静和尚认出来确是去吧无疑,不由心中怒火升起,两只拳头纂的咯吱咯吱作响。寂静和尚问:“前面的可是去吧?”去吧回答:“正是小弟,不知师兄来到,有失远迎,请师兄原谅。”说着便躬身施礼。寂静和尚趁机施出“陈香劈山”之势,棍朝去吧打去。去吧以招数相迎。去吧说:“师兄,你我同为少林寺弟子,又是一别30年难得一见,今日重逢为什么施出绝命棍!”“呸!”寂静和尚怒气冲冲地斥责道:“你还有脸称少林弟子!实话对你说吧,我是奉命前来缉拿你这个拦路抢劫罪犯的!”去吧问道:“师兄何出此言?”寂静和尚说:“你不要假装眯瞪,难道三天以前你在轩辕关干的什么事自己还不清楚。”去吧从轩辕关回来,想到了迟早是要有人来追查,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来追查的不是官府衙役,而是自己情同手足的大师兄。他了解寂静和尚豪爽刚直的脾气,若没有充足的证据是不容易被说服的。去吧说:“请师兄息怒,让小弟把事情说清楚。”寂静和尚那里肯听,反问道:“我来问你,在轩辕关拦路抢劫的是不是你?”去吧实话实说:“普天下恐怕也只有我的艺名叫去吧。”寂静和尚说:“既是你,你就该立即交出宝物,跟着我去到登封县衙去请罪伏法。”去吧辩解道:“我在轩辕关劫走国宝是事实,但我不是盗取,而是为国护宝。”寂静和尚一听更加恼怒,冷笑道:“明明是拦路抢劫的强盗,硬说是为国护宝的英雄,真是无耻之言!”说着二人你来我往斗了30多个回合不分胜负。这时候,双方心里都清楚,短时间谁要想制服对方并不容易,二人都在寻思解决的办法。还是去吧开口先说:“请师兄暂且住手,稍事休息之后,咱就彻底比个高低。”寂静和尚也觉得这样打斗下去难以取胜,同时也达不到克敌制胜缉拿罪犯的目的。于是说:“有话快说。”去吧说:“你说我是拦路抢劫的强盗,我说我是为国护宝的好汉。你要缉拿我到登封县衙去请功,我当然不能按照你的意思去办。这样僵持着斗下去何时才能了结,难道咱俩个非有—个死了才行吗?”
    寂静和尚说:“那你说咋办?”去吧说:“这件事只有咱湛升师叔他最清楚,我说的你不相信,不妨咱俩个一同去见他,他会把事情说清楚。”寂静和尚问:“湛升师叔现在哪里?”“他现在隆兴寺坐方丈。”去吧说:“隆兴寺离此不远,咱们若是去见他则是非自然分明。”“那中。”寂静和尚说:“他要证明你确实就是强盗怎么办?”去吧说:“那我就伏伏贴贴跟着你到登封县衙请罪。”
   
隆兴寺湛升设巧计

 

    少林寺和尚寂静、登封县衙扑快杜斯中和常山铁黎寨主去吧到隆兴寺找湛升禅师明辩是非。湛升禅师一看是两个师侄到来,心中十分高兴。但又发现后头跟着一个官府衙役,他猜想到可能是轩辕关事发,登封县连累了少林寺,让寂静带路前来缉拿案犯归案的。湛升禅师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他问道:“寂静,你不在少林寺参禅习武,来到这里干什么?”寂静和尚把轩辕关发生的抢劫案,作案人去吧留下地址姓名逃走和知府兵勇诬良为盗的经过简略叙述了一遍。之后指着杜斯中说:“这是登封县衙扑快杜老总,我们二人就是奉命前来缉拿罪犯去吧归案的,可是去吧他却强词夺理说师叔你……”湛升禅师把右手一扬,制止寂静和尚再往下说,转身责问道:“去吧,拦路抢劫可是你作的案?”去吧实话实说:“是。”湛升禅师怒气冲冲道:“既是你作案,你就该老老实实跟着你师兄去登封县衙请罪!”去吧哪里知道湛升禅师的用意,连忙申辩:“师叔我可……”湛升禅师不让去吧申辩,反而斥责寂静和尚:“你是奉命前来捉拿罪犯的,罪犯就在你的眼前,你为什么迟迟不肯动手?”寂静和尚受到指责,忙给杜斯中施了个眼色,二人一齐动手,将去吧捆了个结结实实。去吧当着湛升禅师的面虽然没有反抗,却看得出来他是心里窝着一肚子怨气,临把他押出法堂的时候,才从牙缝里崩出两个字来:“冤——枉!”
    去吧被押走了,湛升禅师满面笑容说:“杜老总,罪犯已经捉拿归案,请你先回县衙禀告贵县县令,就说老衲随后亲自押解罪犯,护送宝物去县衙,并请失主务必到场认领。”杜斯中慌忙施礼说:“我一定把您的意思转告知县大人。”说罢起身就走。湛升禅师送杜斯中到山门外,一再伸明:“请老总转告知县大人,老衲不见失主是不会把宝物交给任何人的。”杜斯中也一再承诺:“一定如实转告。”
    湛升禅师送走了杜斯中,赶回法堂,二话没说拉着寂静和尚疾步走到关押去吧的僧房。推开门只见去吧满脸丧气的蹲在地上—声不吭。湛升禅师说:“寂静,赶快给你师弟松绑。他既不是国贼,也不是佛门叛徒。”寂静和尚虽然动手给去吧解绳松绑,但心里却在嘀咕:师叔到底的是怎么一回事呢?刚才在法堂说去吧是罪犯,让我把他拿下,这时候却又反悔说去吧无罪,叫我把他放了!这到底是要干什么?湛升禅师合十当胸说道:“去吧,师叔我委曲你了,刚才当着杜扑快的面,我说你是罪犯把你绑起来,那是一计,不对你施苦肉计,真正的罪犯怎会前来就范!”去吧和寂静二人仍然不理解,湛升禅师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说:“您俩看看这封书信心里就明白了。”寂静和尚接过书信看到:  
    升公吾师:近有国宝被盗售海外,罪犯贿通礼部官员,沿途由府县接力押送出境。预计正月底或二月初要经过洛阳、嵩山、许昌。望师设计抢救国宝缉拿罪犯。
    信的末尾签署:“荆山子夜书”。寂静和尚看罢书信问道:“来信者何人?”湛升禅师说:“我的皈依弟子、荆山居士、刑部侍郎蔺从升。”寂静和尚问:“真正的盗售国宝犯是谁?”湛升禅师摇摇头说:“不知道。我用苦肉计,先把去吧当作罪犯抓起来,又让杜捕快提前回县衙,叫登封知县务必让失主来认领国宝,就是要当场拿到真正的罪犯。”去吧听了十分高兴地说:“师叔计策真妙啊!”湛升禅师哈哈大笑说:“那可就苦了你要当十天到半月的罪犯哩!”去吧说:“为了拯救国宝缉拿罪犯,我情愿当黄盖助你苦肉计成功。”
    师徒三人计议已定,湛升禅师连夜进了北京。
   
登封县衙认宝擒贼


    三月初三登封县城古刹大会,知县符秉法在衙前大街上设下公案,当众审理轩辕关抢劫一案。四乡闻讯前来观看的人如人山人海。审案开始,知县符秉法居中正坐。并且宣读了刑部书札,此案由湛升禅师陪审。接着符知县一声令下:“带罪犯!”数名衙役押解去吧来到案前。符知县审问道:“你就是河北常山铁黎寨主去吧吗?”去吧带枷施礼回答说:  “是。”符知县又问:“二月初四在轩辕关抢劫官府可是你作的案?”去吧回答:“是。”符知县说:“罪犯供认不讳,让他当堂画供。”去吧在供状上签字画押以后,被绑在衙门口左边的石狮腿上示众。符知县宣布:“谁是失主,请快到案前认领失物。”这时候从人群中挤出一个人来。此人面黄饥瘦,弯腰驮背,不时的用手帕擦去眼泪鼻涕。在当时不用细说,谁都看得出来者是个大烟鬼。符知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什么宝物被劫?”认领失物的人回答:“我名和锦,我的一副茶色水晶石眼镜在轩辕关被劫。”“你的眼镜是什么样子?”和锦回答:“两个镜片—大一小,大片色重,小片色淡。”符知县问:“你的眼镜有什么贵重之处?”和锦回答:“我这副眼镜贵重在:第一,晴天白日,正当午时,日光最强的时候戴上能看见满天星斗;第二,风火眼病患者戴上热泪外淌,病随泪出,即刻痊愈;第三大雪天时雪花离镜尺许自溶,不碍视线。”符知县听了一一记录在案,认定和锦就是真正的失主,便拿起眼镜要交给和锦带走。这时候湛升禅师起身挡住说:“且慢,和锦不是失主是盗售国宝的罪犯。”和锦一看是一个出家和尚坏了自己的事。他二目圆睁,尖着嗓子叫道:“和尚,你说我不是失主,失主是谁?你说我是盗贼有什么根据?”湛升禅师哈哈大笑,追问道:“宝镜的真正失主我当然知道,但我暂时不讲,我来问你,你的宝镜是从何人手中得来?”和锦争辩说:“是我家先人遗留下来的传家之宝。”湛升禅师进—步追问:“你家先人是谁,他是从那里得来?你现在要把宝镜送往何地?”和锦一听感到十分不妙,站起来就要溜走。湛升禅师大声喝道:“贼子哪里去,快给我拿下!”寂静和尚手疾眼快,用铁筷子夹住和锦的发辫往后一拉,扑通一声,和锦仰面倒地,当场被抓获。湛升禅师建议把他捆在衙门口右边的石狮腿上示众。这时候在场的人都迷惑不解,就连登封知县符秉法也弄不明白。他问道:“湛升禅师,你说和锦不是失主,真正的失主是谁?”湛升禅师长叹—声说:“真正的失主是大清朝高宗皇帝乾隆。”符知县仍不解地问:“你怎知宝镜是先帝遗留,国家珍宝在皇家宝库中秘藏,外面有重兵看守,怎么会到了和锦手中?”湛升禅师说:“乾隆十五年秋天。先帝巡狩嵩山,夜宿少林寺。当时少林寺当家和尚海明禅师把自己心爱的这副宝镜献给圣上。乾隆皇帝南巡回京,把宝镜存入皇家宝库。可恨和坤老贼,利用他文化殿大学士之便,把—批皇家瑰宝窃为私有,其中就有这副茶色水晶眼镜。嘉庆年间,老贼和坤虽然伏法,家产被抄,但嘉庆帝怜念他的妹妹孝和公主和他的妹夫——和坤的儿子和丰,就给他们留下部分家产让他们安度晚年。老皇姑夫妇乏于无后,由他的过继儿子和锦继承家产。和锦是个败家子,单靠倒卖皇家珍宝度日。这—次和锦又贿通礼部中的贪官,要把少林寺的传寺之宝,先帝乾隆皇上的宝镜盗售海外。幸有我的皈依弟子荆山居士蔺从升送信给我。老衲才委派我的师侄——少林寺俗家弟子去吧在轩辕关设下埋伏,为国家夺回了珍宝。”
    真相已经大白,符知县当场宣布去吧有功无罪,当场释放。和锦盗售皇家珍宝为重罪,押送北京交由刑部惩处。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