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 锡 泉

    少林寺南山有一座二祖庵,庵堂院内有苦、辣、酸、甜四眼水井。离二祖庵不远的地方又有一块大石头,叫炼魔台,也叫觅心台、养膀台。这都是佛教禅宗初祖达摩和二祖慧可留下来的。
    相传神光立雪断臂、取得慧可法号以后,遵照达摩禅师的法旨去南山养伤、炼魔、觅心。起身时,下着铺天盖地的大雪,刮着倾山倒岩的西北风,风雪交加!山岭大地积雪茫茫,哪有路呢?弟子觉兴搀扶着神光,艰难地走着,雪白的大地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脚印。他们闯过了恶风口,爬上了梯子沟,足足走了大半天才来到一个小小的乎场上。师徒二人取下佩带的戒刀砍来木棍,割来黄草,塔起了一座小茅草庵住在里边。两天以后,云散日出天放晴,他们又在乎场的西南边找到了一个平坦如案的大石头。觉兴说:“师父,你看这个石头多么平坦,你以后就坐在这上头净心养伤,我按时把茶饭给你送来!”慧可也觉得这石头很称自己的心意,就答应下来。从这天起,慧可天天坐在这石关上养伤、坐禅,觉兴也日不错影,按时把茶饭送到。
    一晃就是十天,达摩禅师手拄禅杖上山来看望慧可。他看到慧可不顾伤痛,已经在大石头上坐禅入定了。他在石头旁边站了许久,慧可却全然不知。等慧可坐禅完了,才发现是师父来了,便慌忙下来把达摩让进草庵。达摩禅师问道:“慧可呀,你的伤一定还很疼吧?”慧可回答说:“不疼。”达摩禅师说:“好端端的一只臂膀,用刀生砍下来,能不疼吗?”达摩这样问,实际是有意试探慧可的心。慧可说:“弟子来到这里以后,一心觅心,心不觉疼,臂膀当然就不感觉疼了。”达摩禅师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二人在这里缺少什么?”慧可不解其意便没有回答。达摩又问:“这里有水吃吗?”觉兴说: “没有。”达摩禅师手提禅杖出了庵门。他这里瞅瞅,那里看看,之后选定了地点,将禅杖往地上一扎,“噗哧”一声,一股泉水涌出了地面。慧可看到达摩禅师卓锡成泉,慌忙施礼叩谢说:“多谢师父赐水!”达摩说:“当你们二人把井里的水吃干时,我再来。”说罢就下山去了。达摩走后,慧可一尝泉水是苦的,他心里明白这是达摩禅师继续考验自己,就没有吭声。觉兴一尝,说水苦不能吃,要到山下去担水。慧可阻止他说:“老禅师卓锡得泉,水最好吃。”觉兴执拗不过,也只好跟着慧可吃起水来。
    四七二十八天以后,苦水井被慧可和觉兴吃干了。达摩禅师二次上山来了。达摩问慧可:“这眼井里的水好吃吗?”还没有等慧可开口,觉兴就抢先回答说:“这水苦得很哪!”达摩又问慧可:“你吃着也觉得这水苦吗?”慧可却不从正面回答:“师父,经书上不是讲‘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吗?”达摩一听,觉得慧可回答得好,就转移话题说:“这眼井里的水干了,我再给你扎一眼。”说罢,他又拿起禅杖照地上扎了一个洞,泉水随着禅杖而出。达摩说:“这眼井水又够你们吃多天啦。”说罢就又下山去了。
    达摩下山以后,觉兴舀来一碗新井里的水喝了一口,“哇”地就吐了出来,把舌头伸得长长的惊叫道:“哎呀,真辣呀”可是慧可毫无表示,又照常吃起辣井里的水。觉兴见了,又只好也跟着吃。
    又过了七九六十三天,辣井里的水也被吃干了。达摩禅师第三次又上山来。达摩问:“这井里的水是啥味道?”觉兴说:“辣得很”达摩又问慧可:“真辣吗?”慧可说:“真辣。”达摩禅师有点不满意地说:“既然已经知道水辣,你何必还吃它呢?”慧可巧妙答道:“辣(来)辛(心),辛(心)辣(来),不吃辛辣水,怎得辛中心呢!”达摩一听慧可的回答,心里又高兴起来。他二话没说便出门又扎了一眼井,然后下山走了。
    慧可和觉兴心里暗想:“前两眼井的水有苦有辣,这眼井里的水还不知道又是啥滋味!果然,用这井里的水做饭,吃起来酸得很。觉兴说:“师父,俺师爷看着对咱很关心,可是他一连给咱扎的三眼井,没有一眼井水是甜的。我看他是有意难为咱们!”慧可说:“你小小年纪,还不明白。不吃苦中苦,哪知甜中甜;不吃辣井水,怎得辛中心?只有吃尽酸井水,就永不做俗酸之人了。”接着,慧可又教训觉兴说:“那两次老禅师来问我,你总是不假思索抢先答话,下次可不准再乱说了。”觉兴受到斥责,连声称”是。”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在别人谈话时多嘴。
    到了九十天头上,酸井水也被吃干了。达摩上山看到之后很高兴。他进到屋内,发现只有觉兴一人在,却不见慧可,便问:“觉兴,你师父哪里去了?”觉兴说:“俺师父正在‘养臂台’上养伤呢!”达摩出门就高声喊道:“慧——可”慧可听见达摩喊叫忙答应:“唉,我在‘觅心台’上。达摩走近发现慧可仍在那个平平正正的大石头上坐禅,就说:“啊呀!好一座清净的‘炼魔台’啊!”慧可和觉兴听到达摩说这个石台叫“炼魔台,”觉得比自己叫的名字更合适,从此也改称这个石头为“炼魔台”了。
    师徒三人回到草庵以后,达摩亲手脱掉慧可左臂上披的袈裟,看到伤口已经愈合结痂,就说:“慧可呀!你的臂伤也快好了,身上的魔气也快炼尽了,一百天劫难虽然不长,但你已把人间的苦辣酸甜滋味都尝遍了,没有辜负佛祖禅宗的期望,我把你定为佛祖禅宗的嗣法人,现在我就把法器授给你。”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个大紫檀木钵盂交给子慧可,然后嘱咐说:“慧可,你百日劫难期数还没有尽,你可要善始善终啊!”慧可回答说:“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信守始末。”达摩临走的时候又问:“三眼井里的水都干啦,剩下这几天你们吃啥水呢?”慧可说:“请师父你再赐井一孔。”达摩把禅杖往地上扎了一下,“突突突”甘甜的清泉冒出了地面。他说:“苦尽甜来了,你们俩回去看看,那三眼井里的水也都成为甜水啦。”觉兴跑去一尝,果然四眼井里的水真都是甜水。后人便把这四眼水井称为“卓锡泉。”
    慧可住的草庵,后来改建成庙,被称为“二祖庵”。
   
注释:
    锡指锡杖,卓是“立”的意思。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