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轮

发布日期:2010-03-11   字体大小:   

    (20号辨手延勇法师为主辨手)
    主持人:我再重复一下我们的辨题:达摩面壁,背向何处?无论是主辨法师陈词,还是副辨法师提问,都请紧紧围绕这个题目。
    20号:达摩面壁,背向何处?我说他背向南方,你们大家可能不信。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到了三十三天之外。突然有一个人问我说,这个达摩面壁,坐向何处啊?我说坐向南方。我说若是以虚空为其上下,若以混沌为其东西,若以无可有之向为其背地,那么南方之海,那便是达摩背对之处,天然之南海就是达摩背对之处,又何妨碍我坐东朝西呢?这就是我的陈词,阿弥陀佛!
    主持人:感谢主辨法师的精彩陈词,有请副辨手依次提问。
    1号:主辨法师慈悲,你刚才说,坐与背本来没有方向,它从究竟而出,那我们说这个论题里面:“达摩面壁,背向何处?”这个“何”在我们今天辨禅中,又做何解释呢?
    主辨:坐向何处,这个“何”是有所指,有所指但是前面是无所指,这就是指无所指。这本是自性之妙用,不出于有而超越生死,不在有无之下,可以面南朝北坐,也可以纵观天下风云平起。答完了。
    5号:请问主辨法师,达摩他到底是背向何处?你刚才讲的一会儿是坐东,一会儿是坐西,好像坐在何处与背向何处有点不同,请问这个迷,略微答一下。
    主辨:“迷者”为他东西上下迷得神魂颠倒,“悟者”指他南北东西自我调解。
    5号:不管是迷,还是悟,还是你的做梦,还是增加一些“之乎者也”的词。现在就是问你,达摩这个老和尚他到底往何处背?
    主辨:好的,我回答你,你经常被达摩牵着在山上转,我们三个里头这肯定有我,我肯定说他背对东方。转!
    5号:我觉得达摩还是挺累的,为什么累呢?一会儿背向东,一会儿背向西,一会儿背向北,他愿意背什么处,背什么处。
    主辨:我也觉得我挺自在的,你为达摩叫冤吧!
    5号:达摩这个“背”和“对”,我觉得都是在我们的戏论。
    主辨:为何要论,为何要论呢?既知戏论,为何要论呢?
    5号:戏论不论,不是戏。
    主辨:不是戏,一切戏法从我自性流出,一切言语一切微妙法音从我自性流出。
    5号:为什么只从你的自性出,不从大家的自性出。
    主辨:你没有这个气魄。
    5号:我没有这个气魄,但是我有这个胆量。
    主辨:为什么不早早地承认呢?何要轮到人家来说了,你才去承担呢?这岂不是很悲哀的事吗?
    5号:你需要指认,我不需要指认。
    主辨:你该认的去认,你看看,我就是我的风采,如果你不解我的风采,那不是知音。如果你解了我的风采,天下芸芸众生哪个不是你的知己。
    5号:你没有风采,后面的大树有风采。
    主辨:此辨是无声胜有声,无风采胜有风采,此辨是我大风采之所在。
    5号:若大若小必在迷里。我的话完了!
    主持人:请下一位副辨手对主辨进行提问。
    7号:《般若波罗蜜心经》有云:远离颠倒梦想在究竟涅磐。刚才这位法师以你做了一个梦做陈述,并且以梦为论据,可见是颠倒中之颠倒。
    主辨:不知颠倒,如何出力,如果悟得颠倒,颠倒即为妙用,如果你只知道真如,那么此迷甚于迷于红尘如生啊!
    7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主辨:啊,真是,这鸟叫的声音还是比这好听多了。
    7号:仁者可以有分别。
    主辨:我无分别,岂不是人乎?我是人啊!我听山水大地,有鸟叫,有落叶之声,有风云骤起之声,此历历在目,声声在耳,何其清新,何其自在。如我是迷糊一团,那我岂不是痴人说梦啊!
    7号:如此,你已经不迷了。
    主辨:你看我如何,你见不得我那我则是不迷之人,因为你被我所迷了。
    7号:你怎么知道,我见不得你。
    主辨:那是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是谁,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呢?
    7号:既然你说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那为什么还要说我分别了你呢?
    主辨:说了就有分别吗?
    7号:难道你没有说,就是没有分别吗?
    主辨:我没说,我欲说,说与不说之间,祖师有云。
    7号:不要祖师,就说你。
    主辨:好,迦旎延大师有云:悟者。
    7号:那有大师在?
    主辨:我就是大师。
    7号:哪有什么大师在,还有小师吗?
    主辨:你这个小师。
    7号:既有大师,必有小师。
    主辨:好,日云星辰,何时不是我,任我互换,自性,三千世界……
    7号:胡扯,唤一片云过来我看看。
    主辨:哎,没想到,我怕你戴有眼睛看不见。
    7号:大家都看。
    主辨:没想到五彩祥云,时时环绕其中,然而你一直在关注我云彩在何处,看来你真是一个蛮者。
    7号:如此说来你定是不蛮之者?
    主辨:时间差不多,我不想与你扯了。
    7号:撤坐,你坐在金刚宝座上,尽在胡扯。
    18号:我们当中是一个圆,你们俩一扯就把这个圆切断了,我们三个又靠在一起了,他们三个又靠在一起了,对吧。我们每一个背后面,一个处一个所,法师,你头上的戒疤背对是谁呢?
    主辨:我就说,你说一圆画成了好几个,岂不知佛经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各处便是自然天真之本处,自然之风光,何必问这傻傻的问题呢?
    18号:因为我是傻人,所以说我要问真人,想要寻师访友,求真求道。
    主辨:傻人要自知,傻人要知足,何必又问这么多呢?
    18号:佛灯在亮,我的黑暗要去除掉,你就是一盏佛灯,所以说我要向你靠拢,如何靠拢?
    主辨:真的是堕入十八层地狱了,太阳这么光明,但是你总是自己躲在黑暗之中,不是太阳不去照你,是你自己不去照它。
    18号:我坐此宝座,即是靠拢太阳。
    主辨:即是什么?
    18号:靠拢你。
    主辨:你不是沾到光芒的感觉了吗?
    18号:你把我给一花一世界分开来了,我还没有结这个果。
    主辨:一花一世界,我能分得开你,那证明我手段了得啊,你既然已经感觉到我手段如此了得,如果你从法界之外切出去,那你说沾的这个法如果关住,已经沾了很多啊!
    18号:法师背对何处呢?
    主辨:我面朝你,你说我背对何处呢?
    18号:阿弥陀佛!
    22号:阿弥陀佛,法师慈悲,刚才听法师对辨题的陈述,说是达摩面壁,背向南方,本性大海,那么请问达摩面向何处?
    主辨:达摩面向,那自然是面向大海了,大海这么大,他不面向大海,他才这么一个小人坐在上面,那能面向哪里呢?
    22号:阿弥陀佛!
    主持人:下面进入观众和法师互动环节。
    嘉宾:请法师你正面回答我一个问题。刚才咱们说的是达摩,那么我换一个命题,一头牛头朝东,向右转三圈,向左转三圈,请你马上回答,它的尾巴朝向何处?
    主辨:说实话,这个我不知道,你跑去问高人去吧,这个我答不出来。
    嘉宾:我来给你答,你这个痴人一直在这边说梦话。转左三圈,转右三圈,头朝东尾巴当然朝西了,你连这点小孩知道的问题你都不知道。且听我道来,你刚刚一直在讲你做了一个梦,所以我现在说你痴人说梦话,本无迷雾何处觅我踪,请问你觅的是何踪啊?
    主辨:佛友,没有听说吗?我早就已经给你说过了。
    嘉宾:我告诉你正确答案,大家不要绕圈子,你一天到晚夹着尾巴,拉着日月星辰跟你一起调尾巴转,我告诉你,觉向朝东啊。
    主辨:觉向朝东啊,法师高明,在下佩服!
    嘉宾:日月星辰不是尔等牵来牵去的。我再告诉你一句,你如此逍遥自在,我承认,你为何我们出家人穿大褂,穿绑裤,如何你逍遥自在的不打绑腿,直接穿大卦呢?少林僧子可来检查?我问完了。
    主辨:是的,我是想作为僧侣应该注意,我从小逛荡与山野之间,也纵横自在惯了,自然就没有打绑腿,我就想以我本来的面目示于你们,如果我虚伪的打上了绑腿,与你相见我怕对你不尊重,如果你要让我打起绑腿的话,以后像你一样的人,我就适合打着绑腿来见你。
    1号:那请问既然打绑腿是虚伪,穿衣服,上厕所是真实吗?
    主辨:如果法师逼不得已要去做这些事情,那对于法师来说是真的不需要。
    1号:真实不需,你刚才说你又要打绑腿,我就需要轧着绑腿来见你。那我反问一句,既然扎绑腿你认为是虚伪,你可以不扎绑腿,你为什么不脱光衣服在这里给大家讲法呢?
主辨:哦,我本来赤裸裸之身,没有想到你连我的光明都没有看见,我真是替你遗憾。
    1号:你这是何等光明。
    主辨:何等光明啊,此光明没有一切光彩,看起来黯然失色。
    1号:难道不守本分就是光明吗?如果不守本分是光明,那监狱里的犯人是不是光明吗?
    主辨:难道我这不是佛法的一大风采吗?不扎绑腿悠悠在世间,你看扎绑腿的这么多人,如果天下都是全部都是扎绑腿的好看吗?山上都只有一朵花那还精彩吗?何等的精彩何等的景象,万紫千红、百花齐放那是何等的美景啊!我真是替人间感叹,一定要千篇一律,人人都长得一模一样的,千百万个面孔都是一样的才叫美人,哎,世之悲哀从此开始。
    1号:休得狂妄。出家人戒度有底气,你这种虚虚伪伪朗诵诗歌,拾得别人的口慧与雅俗在这里蒙骗大众,是何等悲哀面目。
    主辨:如果大众为我所迷惑,那我真是为我自己而鼓掌,而感叹,而高兴啊,没有想到你们来这么多人,被我几首诗词就迷惑,你们的耳朵,你们的心性和你们的气魄也够大的了。
    1号:大众没有迷惑,迷惑的是你在这里弄虚作假。
    主辨:真人面前我能瞒得了吗?假人面前我又弄得成吗?
    1号:正因为是真人才这样的。
    主辨:真人你就自真吧,我是假人就让我自假吧,我不愿意做贤士,我只愿意做俗子,我不愿意做威仪很好的圣人,我只喜欢浪荡天涯,随性自在,如此而已。
    主持人:请主辨法师做最后的陈词,非常精彩,绑腿绑不绑不重要,不要绑住自己的心就好了。
    主辨:达摩西来,然少室空山禅座,先大自在天下,诸佛众生谁人识得他本来面目?侧目横看千峰外,为贫僧剃得他须眉样。完毕!
    主持人:请主、副辨手交换席位。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