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少林学中的少林武功研究

周伟良

 

摘要:随着禅宗唐宋以降的变迁,世人对于少林寺的认知一般都是基于其武功盛名的影响,并凝结成为一种社会性集体记忆而积淀在意识深处的。按照历史材料,少林武功大致可分为“原生态文化”与“次生态文化”两大结构,两者在发展衍化过程中存在着相当复杂的关系,需要我们去审视廓清。今天,我们研究少林武功的终极目的(包括将少林武功申报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为了更好地继承与发展。如果说农耕社会中少林武功的发展主要靠一种原发型的实践积累,那么进入近代社会后,就要求衍变成在理论观照下的主动推进。

少林寺——这座站在历史与现代交汇点上的千年古刹,以及围绕它所演绎而成的种种文化现象和故事传闻,不但在芸芸民众间有着广泛的社会影响,同时也越来越成为学者视野中的研究对象。毫无疑问,从上世纪末有人提出的“少林文化学”到本世纪初酝酿成立的民间学术研究机构“少林文化研究所”,以及2005年“少林学”学术研讨会在京的召开,充分反映出“少林”一词具有丰富文化内涵、并且正逐步形成一门由多学科参与的学术领域。

 

一、少林武功在少林学结构中的文化地位

站在历史文化的角度,本人认为“少林武功”一词在概念上可分为广、狭两种理解。广义上的“少林武功”指:历史上由少林寺僧人整合、传承的以各类武技功法和训练方式等为有机内容的传统艺业者,以及包括由历史衍承而来的社会习武群体因高度认同少林武功文化的心理驱使而在习武活动中自觉认宗归祖的一种文化事象;所谓狭义上的“少林武功”则指:历史上由少林寺僧人整合、传承下来的以各类武技功法和训练方式等为有机内容的传统艺业者。对于这门由多学科参与的学术领域是冠以“少林文化学”好抑或“少林学”合适,学者们可以智者仁者地展开讨论,但问题不是很大,因为具体内容上两者不会相左甚多。不过就“名定而实辨”的名称而言,我个人倾向于后者,即赞成由饶宗颐先生所提的“少林学”。君不见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随着“文化热”的高涨,于是社会上将“文化”作为标签滥贴滥用的情况一时盛行,以致学人间有了“文化是个筐,啥都往里装”的揶揄。因此,尽管少林寺在历史上早就享有“禅宗祖庭”及“武中道场”的美誉,完全具备其文化的负载能力,但“少林学”一名,既可涵盖少林文化的所有内容,同时也可与时下种种滥用“文化”者相区别。

与名称相比较,厘定具体的研究范围及由此建构起其理论体系,显得更为紧要。“少林学”的理论体系究竟如何?1999年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中国少林文化学》在概念上未加界定,著作所涉及的内容非常宽泛,如嵩山的人文地貌、嵩阳书院、法王寺、中岳庙、观星台和汉三阙等都被纳入其中,有关少林方面的则有佛教、建筑、雕刻、绘画、少林武功、少林(医药)秘方等。2005年年初由少林寺寄发的《“少林学”学术研讨会征文邀请》函上列有12个方面的内容,将其归纳一下,基本可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大致有四类:1、少林学总论类,如“少林学研究对象、目的、价值”、“少林学理论构建”等;2、少林佛教类,如“少林佛教文化”、“少林禅学”等;3、少林武功类,如“少林功夫”;4、少林文学艺术类,如“少林艺术”、少林文艺、民俗。而第二部分则与第一部分发生了分类上的交叉重叠,如“少林典籍”,既可有少林佛学方面的典籍,也包括少林武术和少林医学方面的典籍;又如“少林人物”,既可有少林寺高僧,也可有少林武术名人,他们均可分归到相应的“佛教类”或“武术类”的人物中去。少林学的理论体系如何建构,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笔者借此谨提出应按其研究范围来进行分类的原则。依此原则,“少林学”的理论体系可分五个方面:1、少林佛学类,2、少林武功类,3、少林医药类,4、少林文学艺术类,5、少林学总论类。当然,这五类内容相互关联,但它们各自之间又有着相对独立的理论畛域,由此而共同支撑起“少林学”的理论大厦。

“少林学”的研究内容无疑是广博的,但在上述的几类研究中“少林武功”应该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内容。“寺以武显名”——武功是明清以后少林寺名闻天下的基本动因。在这历史过程中,我们不否认下层民众以他们的文化水平和价值需要对少林武名的塑造与传播所起到的作用。同样,在知识精英的视野里,“武”也是少林文化中一道最为闪亮的印记,明人程绍的《少林观武》诗中的:“定乱策勋真证果,保邦靖世即传灯”,清楚地表露了当时士族阶层对少林寺以武为特点的价值认识。还有如顾炎武,当他面对“峨峨五乳峰,奕奕少林寺”时。

这位一代思想家所感受到的依然是少林寺僧“颇闻经律余,多亦谙武艺”的特点,以致在“寄语惠场流,勉待秦王至”的吟哦中,寄托了亭林先生对故国山河的深切期望。即便是在严禁民间习武的清代,“少林拳勇自昔有闻”和少林寺僧善武,同样成为朝廷官员的认识定势。联系到前几年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积极奔走呼吁欲将少林功夫申报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事,一方面映照出法师慧心独识的理性自觉,另一方面也表明少林武功所占的权重及其具有的深远意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随着禅宗唐宋以降的变迁,世人对于少林寺的认知一般都是基于其武功盛名的影响,并凝结成为一种社会性集体记忆而积淀在意识深处,成为当代少林寺最具社会影响度的文化名片。

 

二、少林武功的原生态文化与次生态文化

有关少林武功的“原生态文化”与“次生态文化”,是笔者在前些年一篇《明清时期少林武术活动的历史流变》文章中依据文化学理论所提出的两个概念。   

简单讲,这里所谓的少林武功原生态文化是指历史上有脉络可寻的、由少林寺僧整合或传承的各类武功技法。这个概念表述强调了以下两点:1、在历史上是有脉络可寻的,这就与因文化认同而假借少林武名的次生态文化现象有了区别;2、原生态的少林武功是经由少林寺僧的整合或传承。因此,像明代由俞大猷传人少林寺的棍法和历史上民间俗家弟子或寄身少林所习技艺,或所习练的是由少林寺僧传承有源的少林武功,都应纳入其“原生态”的范围。所谓少林武功次生态文化则是指传统武术中那些事实上与少林武功并不存在传承关系,而是在“今之武艺,天下莫不让少林”的社会背景下,因崇奉、认同少林为“武中道场”而自觉认宗归祖的社会文化事象。就此而言,少林武功文化是一种远远超出寺界地缘的文化集合。

历史上与少林武功并不存在实际传承关系而因崇奉、认同少林之名自觉认宗归祖的少林武功次生态文化现象早于明代就已显端倪。郑若曾《江南经略》卷8中所记当时出现的真假少林之争,说明少林武技开始得到人们的高度认同。从文化学的角度看,如果说明代“今之武艺,天下莫不让少林”显露的是当时人们意识深处对少林寺武技的赞许和推崇,继而至清代出现的“今人谈武艺,辄曰:‘从少林寺出来”’,则标志着由原生态基础上衍生的次生态少林武功文化现象已经正式形成。正是在这样一种文化认同作用下,所以少林一名在清代才有可能被各地风云而起的各类秘密结社所借用。如南方的天地会虚撰出了一个少林僧征西鲁故事来,并将其内部所习拳种托名于少林寺,从而导致了具有广泛影响的福建南少林文化现象,而北方的拳会组织中出现了“少林会”,川省等地的教门组织中出现了“少林青主教”(又名少林神打)。类似这样的情况还见于清档有关红阳教的材料中:道光年间京郊大兴县薛店庄红阳教首周应麟与教徒于做会念经毕后,常“在庙内后殿望空向少林十祖师磕头,学习少林拳法”。所谓的“少林十祖师”,不见少林史料记载,倒是十足透露出了清代华北地区民间教门的文化气息。从历史脉络看,不管是福建的南少林还是拳会教门组织的“少林会”或“少林青主教”等,均未与少林寺有过实际上的法脉传灯关系。因此可以肯定说,以上的种种“少林”之名,不过是按各自需要对“少林”名号的借用,显然是一种少林武功的次生态文化现象。

毫无疑问,原生态的少林武功文化是少林武功研究中的根本,但笔者认为,与原生态少林武功不存在法脉关系的次生态文化现象,也是一种历史存在,故同样是相关研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领域。首先,少林武功次生态文现象的形成,记录了少林武功由单一的寺院文化发展为社会多元文化的历史足迹,以及反映了长期以来广大习武者对此的自觉价值认同。可以说,明清以后少林寺成为民间集体记忆中的“习武圣地”、“武中道场”是与其次生态文化现象的形成密切相关的。其次,有些少林武功次生态文化至今依然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和感召力,如福建南少林,“国内有两少林,一在中州,一在闽中,”已成为我们在研究少林问题时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福建的泉州、莆田和福清三地先后出现的民间“南少林热”,不正好说明了这一点吗?还有,少林武功的原生态文化与次生态文化在发展衍化过程中也存在一些相当复杂的关系,需要我们去审视廓清。如本人20054月在进行有关福建南少林的田野调查时查阅到的清刻本《开科禅师语录》和一份清嘉庆十五年的抄件中记载,仙游县有位叫智广的和尚早年曾“旋往嵩山,受持戒法”,后于“唐懿宗咸通乙酉开山九座山太平禅院……广传临济正宗。门叶繁荣,五百余众,称南少(林)之誉”,至明英宗天顺年间,又有一位原在仙游太平禅院出家的雪熙贤者回漳州东山“募缘拓建苦菜寺,戒律精严,文武同修……宗风丕振,二百余众,兴少室而条(叶)昌。”唐智广的“广传lI缶济”当由“旋往嵩山”所得,而明雪熙贤“文武同修……兴少室而条叶昌”的“武”与少林武功是否存在传承关系,需要我们深入研究。

总之,历史上少林武功文化的基本场景是由其原生态文化与衍生出的次生态文化共同构建的,这在少林武功需要整合各种文化资源的今天,这一研究就更显其时代意义。传说佛祖有次问他的弟子:如何能使一滴水永远不干?众弟子回答不出。佛曰:将其放到大海里去!少林武功所具有的文化载量和肩负的历史使命,也可作如是观。

 

三、有关少林武功研究的若干思考与建议

 

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必须把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作为文化建设极为重要的任务。”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少林武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那自强不息、积极有为的进取精神,长期来一直得到人们的高度评价和认同,也正是在历代习武者的崇奉和实践中,少林武功才建树了自身这座多姿多彩的文化丰碑。今天,我们讨论、研究少林武功的终极目的(包括将少林武功申报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为了更好地继承与发展,以增进我们民族的文化自信心。然而,继承与发展并非是对“吾家旧物”的简单沿袭,而是经过理性审视后的文化“扬弃”和抉择。如果说农耕社会中少林武功的发展主要靠一种原发型的实践积累,那么进入近代社会后,就要求衍变成在理论观照下的主动推进。

在有关少林武功的学术问题上,民国时期以来就有学者涉足,基本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研究性论著,其中较有影响的如唐豪先生的《少林武当考》、《少林拳术秘诀考证》,徐哲东先生的《少林宗法图说考证》,以及顾承周先生的《少林寺及其僧徒志略》等。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尤其是进入八十年代以后,随着少林武术热在海内外的悄然兴起,有关少林武术的理论研究也得到了长足进步,其中较重要的论著有唐豪先生的《旧中国体育史上附会的达摩》(1958年)、马贤达先生的《试论我国武术史上的达磨与少林寺》(1982年)、曾维华等人的《从少林寺的几方碑塔铭文看明代僧兵》(1984年)、周伟良的《少林武术源流考》(1989年)和《也谈天地会少林故事形成的原因及对传统武术所产生的影响》(1991年),以及马爱民的河南省哲学社会科学“九五”规划课题<少林武术起源研究(1999年)、程大力的博士论文《少林武术通考)(2000年)和周伟良的《明清时期少林武术活动的历史流变》(2003年)等;另一类为资料性汇编,较有影响的如八十年代无谷等人编著的《少林寺资料集》、《少林寺资料集续编》和德虔编著的各种少林武术辞典,以及1999年永信法师主持编著的《少林武功医宗秘笈》等。另外,如温玉成的《少林访古》(1999年)、张国臣的《中国少林文化学》(2000年)和吕宏军的《嵩山少林寺》(2002年)等著作中,也都程度不一地涉及到有关少林武功的历史与文化。毫无疑问,以上成果对繁荣少林武功学术研究和弘扬少林武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其存在的不足也是很显然的。首先,现有论著大都囿于对个别事象的考释,而缺乏对少林武功整体历史发展脉络的条贯梳理及其规律性探寻,即使是具体事象,也基本集中在诸如达磨与少林武功关系或僧兵问题上,研究少有突破,因此,原创性成果少。其次,在研究视野上,也有学者把视角伸向了诸如少林拳技功法及武德、武禅、武医等多层文化领域,但多为资料汇集,学术意义上的审视和甄别不足。另外,由于对少林武功历史规律和文化价值研究的匮乏,因此就难以对少林武功的当今社会条件下的发展走向提出切合实际的理论指导。

对少林武功进行整体性研究,套用一个当下的流行词,当是个由多方学者参与并制订出相应规划的“系统工程”。该研究一方面为少林武功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理论依据,同时也为少林武功在新时期的健康有序发展阐明走向,另外还对推动我国整个传统武术的时代进程,发挥其独特的启迪意义和实践价值。关于少林武功的研究内容,笔者以为大致有以下五个方面:

1.少林武功资料的收集与整理。资料是任何学术研究的支撑,以往少林武功的研究成果少有突破,在很大程度上也与资料建设不足有关。少林武功资料按其形式,基本可分为典籍笔记、拳械图谱、碑刻铭文、档案材料、期刊文集及民间传闻等几大类别。拟在已有的基础上进一步收集挖掘,进行考订分类。同时,应将所有有关少林武功的资料建成数据库,编制成计算机软件。

2.少林武功的技艺功法研究。在少林武功研究中,丰富多彩的技艺功法是少林武功的价值源头和文化渊薮,它反映了前人习练少林武功的实践积累与认知。今天我们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最终也应落实到对少林武功技艺功法的继承与发展上。就研究内容而言,凡属于武功范畴的如拳械套路、技击方法、功法手段、训练方式等,均可归入这一类。必须承认,目前对于这一领域的研究是十分薄弱的,亟待加强。

3.少林武功的历史研究。该研究主要寻觅少林武功在古代、近代和现代三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基本特征和衍变规律,涉及少林武功起源、少林武功的发展、历史衍变和传播。其中,少林武功在清代和近、现代的发展情况,是该研究的重点。“出乎史,入乎道;欲知大道,必先为史”(龚自珍语)。因为揆之少林武功历史,可以为少林武功的整体性研究提供一个最基本的时空框架。著名学者钱穆先生说得好:“真要具体认识文化,莫如根据历史。忽略了历史,文化真面目无从认识。”

4.少林武功的文化研究。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少林武功积淀起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它既表现为少林武技、少林武德、少林武医、少林武禅等多层文化结构,其中又显现出一种积极向上、博爱天下的有为精神。归纳、揭示这一绵延不绝的文化精神和价值,对于我们今天“培育民族精神”、倡导和谐社会具有良好的积极作用。当然,少林武功文化源自传统的农耕社会,因此在某些方面不免沾有那个时代的历史尘埃。通过研究,就是要对传统的文化内容进行理性甄别,以便今天的继承和弘扬。

5.少林武功的发展战略研究。在我国各项社会体制改革背景下,当代的少林武功正呈现出一种多元化的活动格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少林武功已沦为某些人士和影视媒体追金逐利的工具,其真正的文化精神和价值在一些无厘头和低级趣味的喧嚣中丧失殆尽,武功技法的样式和价值发生质的异化和曲解,以致永信法师在2001年的全国第九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为此提出专门议案。因而,如何使少林武功的文化精神和价值特征在与现代社会的对接过程中实现时代转型并保持其自身的文化品位,这是少林武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所面临的重要课题。

已故著名学者费孝通先生在1998年香港举办的“中华文化与二十一世纪”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开幕式的发言中,曾意味深长地提出了中华民族在新世纪里必须实现“文化自觉”。这里的“文化自觉”是指一个民族对本身的文化要有自知自明。明白其来历、形成的过程和所具有的特色,“目的在于加强对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决定适应新环境、新时代文化选择韵自主地位。”@这也应该是少林武功当代历程的必由之路!

 

参考文献:

1.刘坤:《梦梁录》,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o3

2.陈勤建:《中国民俗》,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9

3.【日】林屋辰三郎:《中世艺能史研究》,岩波书店,1970

4.任半塘:《唐戏弄》,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

5.【日】滨一卫:《日本艺能的源流》,角川书店,1968

6.治理天瑜:《中华文化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

7.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56

8.李杜铉:《朝鲜艺能史》,日本东京大学出版会。1990

9.傅起凤:《中国杂技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10.王克芬:《中国舞蹈发展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