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门龙象:一代高僧跋陀禅师

邹相

少林寺位于河南省登封市西北13公里的太室山南麓,面对少室山,背依五乳峰,寺因山而得名。众所周知,始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公元495年)的中国嵩山少林寺,是魏孝文帝为安置印度高僧跋陀而敕建的。据《魏书·释老志》载曰:又有西域沙门名跋陀,有道业,深为高祖所敬信。诏于少室山阴立少林寺而居之,公给衣供。目前,少林寺已历经一千五百余年,为海内外民众敬仰,少林文化源远流长,禅宗思想荫庇后世、泽被苍生。而这一切的延续与发展,都与跋陀有着紧密的联系。

 

一、跋陀禅师的生平及事迹

跋陀是位印度僧人,也被叫作佛陀僧伽佛陀。据说他出家后,学务静摄,志在观方,即是说,他一边学习禅观之法,一边漫游各地。据说,当时和他一起修炼的五位道友先后都已证果了,只有跋陀一无所获。尽管他勤苦修持,还是无济于事,以至于起了轻生的念头。他的得道朋友劝导说:修道要藉机缘。你与震旦(中国)很有缘分,为什么不到那里去修炼呢?道友的话让跋陀顿开茅塞,于是跋陀开始随朋友游历各国。他们先西行,到过拂林国(就是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它的一部分领土在地中海东岸。然后,又沿着丝绸之路东行,经过西域诸国,来到佛法兴隆的北魏国都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这时正是北魏孝文帝太和十四年前后。

  孝文帝喜好佛法,因此对西域来的高僧优待有加。孝文帝为跋陀禅师别设禅林,凿石为龛,供给财物。石龛又称石室石窟,是和尚们坐禅及观像的场所。据说平城城内有一位姓康的富翁,特别爱好佛法。他特地为跋陀建了一所小寺院,跋陀常常在里面坐禅。有一次,孩子们从门缝内看见室内似乎起了火,就惊慌地报告了康家主人。但当人们赶到时,却只见跋陀依然在室内潜心坐禅。于是大家都认为跋陀禅法的玄妙,他已得道了。

  北魏太和十九年九月,孝文帝为了进一步推行汉化政策,不顾保守势力的反对,迁都洛阳,跋陀禅师也随之南迁,来到河南洛阳。孝文帝在洛阳为跋陀设立了静院,以供他禅修。但跋陀性爱幽栖,林谷是托。屡往嵩岳,高谢人世。故此,孝文帝又在少室山为跋陀敕建寺院,名为少林寺。此后,跋陀禅师便住持少林寺,并先后迎来印度两位高僧——勒拿摩提和菩提流支,在少林寺翻译一些重要经书,包括《十地经论》等。

跋陀禅师先后度化僧稠(公元480年~公元560年)、慧光(公元487年~公元536年)等人,他们也都是当时盛名的禅师。据传,跋陀禅师在收慧光为徒时有这样一个故事:据说是在太和廿二年四月初,跋陀到洛阳城去参访。他走在大街上,忽然看到有一童子正在街上踢毽子,正踢,反踢,竟然一连踢了五百个。围观的人都情不自禁地为他鼓掌喝彩。跋陀思忖着:此小儿有功夫,将来学佛法也会是好样的。随后,他就把那童子唤过来,用禅杖轻轻地敲敲他的头,声音清彻,知道他是个可以培养的法器,便问道:你愿意跟我出家吗?童子高兴地回答道:我早就想出家了!在与童子的家长交涉后,跋陀便将他带回了少林寺,取法名慧光。当时慧光仅十二岁。在跋陀的精心传授下,慧光最后成为弘扬《四分律》的律学大家。

僧稠禅师也是一位得道高僧,大约在延昌二年(公元513年),他外出参学回到少林寺,向跋陀禅师讲解了自己修禅的成就。跋陀禅师听后,非常高兴地赞赏道:葱岭以东,禅学之最,汝其人矣!大约在正光元年(公元520年),僧稠接任了少林寺寺主的职务。

 

二、跋陀禅师的止观法门——“四念处五停心

跋陀禅师在少林寺所传的禅法,叫做三藏心禅,它要求修禅者既诵读佛教的经、律、论这三藏,又要求他们潜心坐禅。这也是传统的印度禅法。在佛教禅学思想上,跋陀禅师提出了四念处五停心的止观法门。

五停心是指用五种方法来对治五种心病,借以停止内心的贪欲、嗔恚、愚痴等五种过患。五停心观依次为:一为不净观,指观察一切根身器界皆属不净,通过观想自他色身不净而息止贪欲心;二为慈悲观,又称慈心观、慈愍观,指观察一切众生痛苦可怜之相,以停止嗔恚心;三为因缘观,指观察一切法皆从因缘生,前因后果,空无自性,历历分明,以停止愚痴心;四为界差别观,指通过观想十八界等诸法由地、水、火、风、空、识所和合,以对治我执我慢心;五是持息念,即念持出入息,令心息相依,对治散乱过患,而停止其心。

修习了五停心,心便得定,则应进一步修习四念处四念处即身念、受念、心念及法念——身念处,观察身体为不净物,即身体内外,污秽充满,没有干净之处,观身不净;受念处,观察感受,感受就是苦乐的感觉,快乐从痛苦的因缘而生出,又生出新的苦乐,世间并无实在的快乐,所以观受为苦;心念处,观察心念的无常,念念生灭,更无常住之时,故观为无常;法念处,观察法的无我,法为除前面三者所剩下的一切,法无自主自在的性质,即诸法无我。这四念处就是要求修禅者认识到自身不净所受为苦心实无常诸法无我的道理,从执着、愚痴的困境中解脱出来,寻得真如自性。

五停心四念处的止观法,涵盖了跋陀禅师一生的佛教禅学思想。是禅定,是般若,修必须同时修,这也符合由戒入定、因定生慧的佛教思想。

 

三、跋陀禅师对后世的影响

据史料记载,跋陀创立止观法门之后,各地息心修禅、慕跋陀之名而聚集于少林寺人,经常达数百人。在少林寺,跋陀一边教弟子们坐禅,一边又辑出一些经义,先后在寺内翻译了《华严》《涅槃》《维摩》《十地》等经书,供弟子们学习。每年416日及715日,是为期三个月的中国佛教徒夏坐时间。在此期间,跋陀及各位比丘都会闭门谢客,专心坐禅、诵经、写经、诵戒本。当时,少林寺蔚然成为大的禅学中心之一。

跋陀禅师是少林寺的创立者和第一位住持,他的禅法得到后世弟子的弘扬和传播后,更加促进了佛教大小乘禅学佛教在中国的发展。在跋陀禅师住持少林寺期间,有印度高僧菩提达摩远渡重洋、一苇渡江,至嵩山少林寺后山山洞,面壁九年,倡导壁观法门,并提出二入(理入、行入)、四行报怨行、随缘行、无所求行、称法行)的核心禅法,首创禅宗,威名远扬,直至今日。而两位禅师的禅法思想,在经过后世弟子的弘传后,也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相互影响,成为具有中国特色文化的禅学思想。

纵观跋陀禅师的人生经历及禅法理念,可以看出他是一位集大成者,且是集智慧与胆识于一身的一代高僧。正是在他的言传身授之下,才使得后世弟子勤奋钻研、精进修行,更将佛教禅学一脉延续下去、薪火相传。

(注:部分资料参考《少林寺史话》,温玉成著,少林书局,20084月第一版)

(原载于《正法眼》2011年第1期)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