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少林武术考(高文山 商绵辉 韩凤芝)

◎高文山 商绵辉 韩凤芝


    一、蓟县北少林寺的历史及地位
    以登封少林寺祖庭地位及其中州的地理位置,现今传媒说其是北少林寺的说法是不准确的。其一,指说登封少林寺为北少林寺,是历史地理知识贫乏的表现;至少也是站在南方人的地理位置上,笼统论说南北。嵩山少林寺地处中国中心的地理位置河南省,历史上少林寺在寺外建了多处下院、分寺,其本身处于祖庭地位,是南北东西的中心。其二,北少林寺自古有之,其地处天津市蓟县境内盘山,在元、明、清三代及其以前的漫长历史时期,北少林寺地理、政治地位,声名极高。在元、明、清的近八百年间,由于京城在北京,以北京为中心论事说话,甚至出现了南少林寺在河南,北少林寺在蓟州的说法: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甲午乾隆三十九年(1744年)春二月二十七日,乾隆皇帝在盘山北少林寺诗《少林寺》中写到:
  少林有南北,对峙不为孤。
  忍草一庭静,禅林成嶂挟。
  闲轩聊可憩,佳景自相输。
  忆逊豫巡者,曾临面壁图。
  可以看到乾隆皇帝,实际也代表国家,只承认“豫”省(河南登封)少林寺以外的就是盘山北少林寺,他去过一次被他称为南少林寺的嵩山少林寺并“曾临面壁图”,看过少林寺镇山至宝:达摩面壁图。由于他三十余次到北少林寺下方的盘山静寄山庄行宫,北少林寺成了他院中外景,故有“闲轩聊可憩”句。这与近几十年的南北少林寺的说法相似,是不准确的简约。蓟县的北少林禅寺在蓟县盘山,地处我国天津市蓟县盘山东南麓,号称中盘的开阔山坡上。旧名法兴寺,魏、晋间建,是蓟县县志中记载的现在可找到的最早的佛教寺院,也是天津最早的寺院。历史资料告诉我们,自元朝福裕大师扩大少林寺影响在和林、蓟州、太原、长安、洛阳分设“五少林”,除洛阳的以外皆不以少林寺冠名,后来发展的下院也各有独立冠名,如现在少林寺西边的河南三门峡熊耳山的空相寺,龙门山的宝应寺等,现存的蓟县北少林寺是唯一的以“北少林寺”冠名的少林寺。其后福裕的弟子奏请批准的少林寺护寺下院共达二十三所,皆在中原地区,也各有独立寺名,未见以少林冠名的。北少林寺所在的盘山,历史悠久,是我国著名的风景区,曾被列为全国十五大名胜之一。盘山距蓟县县城十二公里,它坐落在北京正东九十公里的燕山南麓,处于京、津、唐、承四角交汇地带。在更大的地理尺度上看则称之为:“连太行,拱神京,放竭石,距沧海,走蓟野,枕长城,盖冀州之天作,俯临众壑,如星拱北而莫敢与争也”(乾隆《游盘山记》)。元、明、清三代建都北京,其地位是其他少林寺分院无法相提并论的。由于确立盘山北少林寺地位、参予佛道之争的那摩大师、少林雪庭福裕禅师先后被元朝皇帝封为国师,北少林寺影响日隆。北少林寺是盘山中盘的核心,常被指为中盘寺院代表,人们常笼统的提到盘山中盘寺庙,实指北少林寺。明代进士刘侗《盘山记》记载:“(盘山)盘有三,下盘泉,上盘塔,中盘寺,少林寺也”。北少林寺在社会上的影响已经形成京畿名士光顾,达官显贵不断布施。特别是入清以来皇帝朝拜东陵,必经盘山,在北少林寺下建起了行宫静寄山庄,。皇家还“乃发内帑”经营盘山,整修寺院。康熙两次幸临,乾隆三十一次常住,加上历代在盘山修建寺院,先后建有云罩寺、万松寺、天香寺、天成寺、上方寺、少林寺等七十二座庙宇,和定光佛舍利塔、古佛舍利塔、多宝佛塔等百余座宝塔,使“梵守幸墙之胜”遍布盘山。清代帝王,每次从马兰峪谒祖上陵墓返京途中,都要驾幸盘山,在静寄山庄中盘桓数日。乾隆游玩中体恤民情,减钱粮,赏赐嘉奖,处理政务。静寄山庄行宫正在北少林寺下方,除地理位置的优胜,按《钦定盘山志》所说:皇上“谓释氏之教,可以振拔群迷,利济众生。”于是形成清朝对盘山诸寺及北少林寺大加优抚、和尚们往往与皇亲国戚结缘、朝臣权贵多来襄助的盛况。
    二、北少林武术简说
    我们给出的北少林武术不是南方媒体炒作南少林武术中常讲的把祖庭及北方所有地区的少林武术称为北少林武术,少林武术的南北之分,应对祖庭的核心地位而言,应是武术界的真实分法,而不是建立在南北禅宗的故事基础上的。也应该区别于寺庙建筑物本身的南北少林寺的那种提法。实质上是南少林提法部分是南方的少数人为了自立,在地位上与少林寺祖庭并提,把历史上佛门宗派,演义、延伸到了武术中,造成了许多混乱。特别是一些现代传媒炒作,其结果把少林武术中很大的部分给忽略了。少林寺祖庭以北广大地区,少林武术习练广泛,特点突出,在历史上曾经独立的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比较南方福建、广东等地的少林武术地域更辽阔、人口更多、历史也更为厚重。其中少林会就影响极大,山东河北地区习武之人,多参加之。在义和团运动遍及中国北方地区时,少林武术在其中起到了相当大作用。
  1.北少林武术的历史优势
  北少林寺从元代起宣武卫教,大兴练武之风,明代卫边军事武术遍及民间。清代得到延续发展,清廷禁教不禁武,顺治六年(1649年)兵部令:“民无兵器不能御侮,除炮与甲胄外,三眼枪、鸟枪、弓箭、刀枪、马匹等,悉听民间存留。”这与许多人认为的“禁武”说是不一致的,清代一直是用武、兴武的,在局部是有限制的,但主要不是北京周边地区。到了晚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直隶总督荣禄在奏折中说:“良民农隙讲武,练习拳棒,自卫身家,原为例所不禁。”在北方特别盛行的义和拳、天地会,不少是习练北少林武术的。山东、河北、山西等是中国武术的大省,历史上向以习武人数众多著称。古代交通不发达,天高皇帝远,政令在京城近处往往贯彻的好,执行也较为有效,而对边远地区往往放心不下,对南方广大地区,北方上层及民间常称之南蛮清军入关后对北方已视为后方根据地,对百姓施行安抚。黄河以北的临近京畿地区民间广泛习武,武事成必然。由于少林寺对北少林寺的管理在元以后虽不太紧密,但联系是明显的,北少林寺家族式的宗法传承及武术与祖庭少林寺的联系,间有记载。 明代的北少林寺有名禅师与河南登封少林寺字辈相传一致的有70字辈中的第7代僧圆成,第13代明空长老(普照禅师),20代祖允。据记载明空长老还是将禅宗南宗传到蓟州高僧。山东,北京,天津,河北许多义和团的武术练习场上都教练少林武术,如山东的心诚和尚(见义和团文献史料),京津地区由北少林寺传出的商氏武术在义和团活动中都起到了相当作用。在交通相对落后年代,人们活动相对封闭,少林武术在山东、河北都有各自不同的发展以及与地方拳种的交流融合。目前流传于上述地区的少林武术既与少林寺的少林功夫有相同处,也明显有别于少林寺的少林功夫,显露出北方特有的长拳类武术风格。如据传与北京潭柘寺有渊源关系的在天津市内颇具影响力的北少林寺拳法,与蓟县盘山北少林寺的拳法相近,有些套路名称相同;山东一带的少林武术则融入了山东螳螂拳的内容,也出现了分练《少林衣钵真传》中少林罗汉、少林行功、少林短打等。
  2.北少林武术著作简说
  清代咸丰年间的《少林衣钵真传》是少林武术重要文献。许多人考证,多从其中找伪入手,该书招来了诸多批评。但对这个可以与近代实际流传拳套对得上的古谱却缺少研究。原因不外研究者对北少林武术了解较少,一旦在中州少林寺找不到相应的实练拳术,就忽视其价值了。笔者自幼习练的流传于山东的少林武术,许多套路与之相合,已故武术老师昌邑人王春山就对久练刀、罗汉功颇有研究,他的演练水准在民间武林界中享有盛名。他的传人在山东自不必说,东北地区乃至长江流域均不乏其人。在山东,少林武术的这一派传人,还分化成部分人专门攻习实战的短打,部分人以套路为主,这种格局至少在上个世纪初就已形成。继承习练方向的变化,正如今天的武术一样,形成了套路与散打的专门竞赛,是一种发展、深化,只不过这些民间少林武术没有引起相应重视。与《少林衣钵真传》所记内容相合的在山东不乏其人,刘毅先生在《古传少林行功拳》一文论述清晰,可互为论证。
  另一传世民间古代抄本是在蓟县北少林武术传人中流传,其成文应不晚于同治年间。我们所见的抄本最晚应为光绪早年。
  以上两本是我们所见现存少林武术的寺外最早抄本,上世纪80年代,在全国范围曾开展了规模浩大的武术挖掘整理,找到的古本拳谱极少,抄本较多。以我的见识,上述两谱也是难得的。在民间还流传着大量少林武术的抄本,由于历史难考,传抄人文化有限,一出现错误、缺失,就被指为伪造,例如在天津他们认为自己的少林武术是“会集”少林,用以区别“群集”少林。可是我们见到抄本上却记有“会稽”派;在师传不直接、不完全的情况下,就把这一字之差,定位地名;当我们知道这是因为称其他少林武术是群集少林武术而定名,问题就清楚了。可是不了解这个错位,在北少林武术内外造成的歧误说法,就会演化出不同猜测。而山东一带流传的少林武术讲法又不同:练什么经?地龙经,什么功?柔活功。这些体系完备的少林武术是否是托名的呢?我们认为不是。尽管有些秘密教门组织,利用少林之名反清,并不象武术家们,作为其主体,以之为业,珍惜名誉,厌恶欺师灭祖,更不齿乱投门派。人们只在自己的地域习练不止,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承传着少林武术,武理相合,只是传出的年代不同,视角有变化而已。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