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洞宗祖业,立默照家风——宏智正觉及其禅法

发布日期:2012-06-21   字体大小:   
 

   (二)体用圆融,内外博洽
  曹洞一家自石头开山以来,就一直在禅法的圆融方面凸现其长,从而展示其圆转无碍的特色。从早年希迁的回互禅观到药山的石上栽花,再从云岩的宝镜三昧到洞山的五位君臣,清晰地昭示了这条绵密的慧路。到了正觉这里,他在坚持洞宗宗旨的前提下,不但能够发扬自宗,同时又能融摄禅门其他宗派乃至东土文化,从而使曹洞禅思想更为圆融、更为完善。
  在对禅法的体证上,正觉坚持曹洞宗旨不变,充分体现了他对洞宗衣钵的如是传承。他在小参时开示学人道:君临臣位,犹带凝然;子就父时,尚存孝养。玉关未透,正迷一色功勋;宝印全提,肯露那时文彩?还从实际,建立化门;撒手回途,通身无滞。”[16]显然,正觉是在遵循曹洞宗臣奉于君,子顺于父的家风,从而出离偏正、透出牢关,获得通身无碍的透脱。然后以此建立宗旨,扩展化门,使洞宗法水濡洽天下丛林,使有缘禅和皆蒙法化。而在具体的修证上,正觉认为只有立即休歇驰心,有也莫将来,无也莫将去,现在更有甚么事?如人负檐,两头俱脱,和担飏却始得,便是自由底人。若不飏却,他时异日,只成个负檐汉子去。”[17]面对在座下听取开示的禅和,正觉要求他们能够做到一念相应,前后际断,照体独立,物我俱亡,从而使他们与所开显的禅法打成一片。只要达到了这样的境地,学人便会说听同时,能所俱绝,曾无如外智能证于如,亦无智外如为智所证,然后触目绝对待,万法无不在”[18]。可见,正觉在突出曹洞宗旨的前提下,而对于禅法的修证则主张蠲弃一切执著,当下解脱,这自然是与禅门顿旨相契的。
  与此同时,对于当时丛林中并弘的临济、云门等宗派,正觉也能采用圆融的态度来对待。他在上堂中曾这样去提问过学人:云门优稳身心,自解随波逐浪;临济变通手段,它能影草探竿。且道天童门下合作么生?开池不待月,池成月自来。”[19]在这里,正觉不但没有否定云门宗随波逐浪与临济宗探竿影草的殊胜之处,但他的池成月自来一语又足以体现自宗左右逢源、直趋禅法了义特性。在正觉的接机之中,也多次就五家宗旨与学人展开过讨论。例如:
  上堂,僧问:如何是沩仰宗?师云:一棬挛跳不出。进云:如何是临济宗?师云:一棒一条痕。进云:如何是云门宗?师云:目前荐取。进云:如何是法眼宗?师云:山河大地!大地山河!进云:如何是曹洞宗?师云:黑狗烂银蹄,白象昆命骑。进云:未审和尚宗风又作么生?师云:别时来向尔道。师乃云:山云冉冉,江水茫茫。正不居位,偏不涉傍,显而不露,隐而弥彰。猿啼古木音声急,鹤宿枯松梦寐长。” [20]
  正觉在回答弟子中,自然而然地对五家宗风作了比较客观的评价。对于沩仰宗的圆相之卷舒、临济宗的痛快淋漓、云门宗的眼前体证,以及法眼宗的一切现成,正觉均以平等的眼光来看待。而在讨论自宗时,正觉这才道出其正不居位,偏不涉傍,显而不露,隐而弥彰的特性。可见,正觉在保持自宗家风的前提下,对于现存的禅门旁宗与历史上的禅家宗派(沩仰宗与法眼宗),均能圆融起来。对此,我们只须看看他给法眼宗作的颂,便可窥见其一端。同中有异,功亡就位;异中有同,在位借功。一步密移玄路转,全身放下劫壶空;隐隐密密,玲玲珑珑,记取深云须变豹,自然死水不藏龙。”[21]显然,这是将法眼宗六相义灵活地运用到曹洞宗中,从而使得法眼的六相义与曹洞宗功勋五位义相得益彰。

  诚然,正觉在对旁宗的融摄之中,以沩仰一宗最多,这在他早年参学于枯木法成时的拓陈圆相便可见出一斑。而在他日后的开堂中,举扬沩仰宗风的例子也有一些。例如:
  上堂云:今日是释迦老子降生之辰,长芦不解说禅,与诸人画个样子。只如在摩耶胎时作么生?以拂子画
只如以清净水浴金色身时,又作么生?师画。只如周行七步,目顾四方,指天指地,成道说法,神通变化,智慧辩才,四十九年,三百余会,说青道黄,指东画西,入般涅槃,又作么生?师画,云:若是具眼衲僧,必也点头相许;其或未然,一一历过始得。”[22]
  在正觉这里,针对释迦自出生、出家、成道、转法轮到涅槃,分别采用了沩仰宗的
、与三个圆相来开显,充分体现了他对禅法对沩仰宗的有机融摄。另外,在正觉的《因览仰山小释迦语成唱道》中,则更是对仰山的圆相作了恰当的阐释,并且还创立了《仰山语录》中不曾有的、、、四个圆相。恰如其分地借用仰山圆相作略,对于曹洞家风的阐扬自然有所裨益,同时也体现了正觉禅法的圆融风格。
  早在洞山时期,其禅法之圆融就达到了无间的地步,他在《辞北堂书》中,甚至还引用了《孝经》与二十四孝中的故事,从而衬托出家者的报恩方式:报千生之父母,答万劫之慈亲,三有四恩,无不报矣。洞山的这种圆融禅法,到了正觉这里也得到了如法的继承,在正觉的开堂之中,往往也有援引儒家经典《周易》以及老庄著作的现象,然皆导归一如之洞宗禅观。在正觉的法语中,曾这样说过:闹里分身,触处现前,无一点子外来境界。二仪同根,万象一体,顺变任化,都不被夤缘笼络,便是得大自在底。”[23]这里的二仪(两仪)指阴阳两气,原本出自于《周易·系辞传》[24],但正觉用在这里又妙契禅家会万物为己(希迁语)的旨趣。再看他的《教监寺写真求赞》,更是对《周易》的直接引用。
  胡床一默,智游理窟;偏正往来,离微出没。上下混成也,二仪之根;去来平等也,三世之则。有时随应诸尘,不可说似一物,修证不无,污染不得。震之东、兑之西、离之南、坎之北、青州布衫、镇州萝卜……当家行眼里有筋,本色汉舌头无骨。[25]
   
在这里,我们姑且抛开二仪不说,而震之东、兑之西、离之南、坎之北则是明显地引用《周易》八卦中的四卦。他将这些形形色色的名物搬了进来,恰当地体现了监院禅师包容一切的气度,同时也充分展现了住持禅师善应万缘的智慧。另外,在正觉的上堂的开示语明明灵灵兮,唯已自知;大辩若讷兮,大巧若拙中,则是明显的援引《老子》的语句[26]。上述材料,足以见出正觉禅法对世出世法的圆融,对中国本土文化的合理吸纳,惟其如此圆融无碍,因而其禅机纵横捭阖而无所不当其机。

  值得注意的是正觉的禅法在圆融世出世的同时,并没有使洞宗旨趣有任何改变,他以博大的胸襟吸收各种思想而又不动其本宗,以故充分展示了其禅法的丰满特色。如果要形容正觉禅法的这一特色,还是用他自己的话三千世界,收一印中,而字义炳然;八万法门,在微尘里,而科目具足来说,则是恰如其分的。






...1234  共4页
到第
分享: 0

  • 2014-03-05

    上一篇:

  • 2019-02-20

    下一篇:文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