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州纸衣和尚悟道因缘

发布日期:2021-01-15   字体大小:   

 

涿州(今河北境内)纸衣和尚(即克符道者),临济义玄禅师之法嗣。

纸衣和尚初礼临济禅师,即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

临济禅师道:“煦日发生铺地锦,婴儿垂发白如丝。”

纸衣和尚又问:“如何是夺境不夺人?”

临济禅师道:“王令已行天下遍,将军塞外绝烟尘。”

纸衣和尚道:“如何是人境俱夺?”

临济禅师道:“并汾绝信,独处一方。”

纸衣和尚道:“如何是人境俱不夺?”

临济禅师道:“王登宝殿,野老讴歌。”

纸衣和尚经过临济禅师的这样一番开示,言下领旨,并深入三玄、三要、四句之门,后住涿州,行化一方。

曾有僧问:“如何是宾中宾?”

纸衣和尚道:“倚门傍户犹如醉,出言吐气不惭惶。”

问:“如何是宾中主?”

纸衣和尚道:“口念弥陀双拄杖,目瞽瞳人不出头。”

问:“如何是主中宾?”

纸衣和尚道:“高提禅师当机用,利物应知语带悲。”

问:“如何是主中主?”

纸衣和尚道:“横按镆鎁全正令,太平寰宇斩痴顽。”

问:“既是太平寰宇,为甚么却斩痴顽?”

纸衣和尚道:“不计夜行刚把火,直须当道与人看。”

纸衣和尚曾就临济禅师之四句,作颂曰:

“夺人不夺境,缘自带淆讹。

拟欲求玄旨,思量反责么。

骊珠光灿烂,蟾桂影婆娑。

觌面无差互,还应滞网罗。

夺境不夺人,寻言何处真。

问禅禅是妄,究理理非亲。

日照寒光澹,山摇翠色新。

直饶玄会得,也是眼中尘。

人境两俱夺,从来正令行。

不论佛与祖,那说圣凡情。

拟犯吹毛剑,还如值木盲。

进前求妙会,特地斩情灵。

人境俱不夺,思量意不偏。

主宾言少异,问答理俱全。

踏破澄潭月,穿开碧落天。

不能明妙用,沦溺在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