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文偃禅师悟道因缘

发布日期:2020-10-21   字体大小:   

 

韶州云门山光奉院文偃禅师,雪峰存禅师之法嗣,欲姓张,浙江嘉兴人。自幼投本州空王寺志澄律师座下为童,后落发出家,于毗陵(今江苏常州)坛受具足戒。文偃禅师生来机敏聪颖,慧辩天纵,在侍奉志澄律师数年期间,专攻《四分律》,并学习大小乘经论。后因深感出家多年而已事未明,遂辞志澄律师,外出游方参学。

时,睦州(今浙江建德)陈尊宿住龙兴寺。陈尊宿,讳道明,一作道纵,黄檗希运禅师之法嗣,原住洪州高安米山寺,后因老母待养,遂回睦州。陈尊宿每日以编织草鞋为生,故丛林皆称之为“陈蒲鞋”,或者直接称为“睦州”。陈尊宿接人一向以机锋险峻著称。平时经常闭门不出,不轻易接引来参者。文偃禅师非常仰慕陈尊宿之名,于是便前往参礼。

一日,文偃禅师来到睦州,可是睦州和尚一见他,故意装作没有看见,便马上关上门。

文偃禅师于是上前敲门。

睦州和尚问:“谁?”

文偃禅师道:“某甲。”

睦州和尚又问:“作甚么?”

文偃禅师道:“已事未明,乞师指示。”

睦州和尚便开门,看了文偃禅师一眼,一句话也不说,又重新关上门。

第二天,文偃禅师又前往扣门造访,睦州和尚仍然闭门不出。

到了第三天,睦州和尚才开门。睦州和尚刚将门打开一线,文偃禅师便使颈地往里面挤。睦州和尚于是便一把擒住他说:“道!道!”

文偃禅师正要开口答话,睦州和尚便一把将他推出门外,说道:“秦时(车度)轹(duo lu)钻(一种用车拉着转、使之钻物的大锥,一般用后便弃之不顾。后用它来比喻无用之物或无用之人)。”说完便猛地关上门,将文偃禅师的一只脚给挤伤了。

文偃禅师豁然有省。

文偃禅师悟道后,继续留在睦州和尚身边请益。数年后,睦州和尚便指点他前往福州,参礼雪峰义存禅师。雪峰禅师是青原系德山宣鉴禅师的弟子,当时在福州象骨山雪峰庄广福院传法,座下徒众有千余人。

一日,文偃禅师来到雪峰庄上,尚未上山礼拜雪峰禅师。这时,文偃禅师看见有一位僧人从身边经过,便问:“上座今日上山去那(耶)?”

那僧道:“是。”

文偃禅师道:“寄一则因缘,问堂头和尚(即方丈和尚),只是不得道是别人语。”

那僧道:“得(可以)。”

文偃禅师道:“上座到山中见和尚上堂,众才集便出,握腕立地曰:‘这老汉项上铁枷,何不脱却?’”

那僧上山后,便依教奉行。

雪峰禅师见那僧这样说话,迥异平日,心生诧异,便下座,拦胸揪住那僧,说道:“速道!速道!”

那僧被问得无言以对。

雪峰禅师于是将那僧推开,说道:“不是汝语。”

那僧还狡辩道:“是某甲语。”

雪峰禅师道:“侍者将绳棒来。”

那僧一见要受罚,只好承认道:“不是某语,是庄上一浙中上座,教某甲来道。”

雪峰禅师一听,非常高兴,便向大众道:“大众去庄上迎取五百人善知识来!”

第二天,文偃禅师上山礼拜雪峰和尚。

雪峰和尚一见,便道:“因甚么得到与么地!”

文偃禅师一听,便低头。

从此以后,雪峰与文偃禅师,师资道合。经过几年的磨练,雪峰禅师终于将宗门密印传授给文偃禅师。

文偃禅师受法后,不久即离开雪峰,四方参礼。其锋辩险绝,一时丛林尽闻。后抵韶州曲江灵树。在此之前,知圣(如敏)禅师住灵树二十年,没有请立首座和尚,大众都很奇怪,经常劝他迎立首座和尚。知圣禅师道:“我首座生也”。过了几年,知圣禅师道:“我首座牧牛也”。又过了几年,知圣禅师道:“我首座行脚也”。又过了几年,忽一日,知圣禅师令鸣钟集众,到三门外迎接首座和尚。大众刚一出山门,文偃禅师正好来到。于是,文偃禅师便住灵树,充当首座和尚。一时大众无不惊服。

南汉高祖乾亨元年(917),知圣禅师示寂。韶州刺史何希范奉高祖之命,请文偃禅师继任灵树之法席。后文偃禅师又于乳源云门山别创新寺,盛传雪峰宗旨。世称云门宗。

文偃禅师示寂于乾和七年(949),春秋八十六岁。谥大慈云匡真弘明禅师。有《云门匡真禅师广录》行世。其开示语录对后世禅宗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现举文偃禅师接众语录数则如次,供读者品尝--

问:“生死到来,如何排遣?”师(文偃禅师)展手曰:“还我生死来。”

问:“如何是佛?”师曰:“乾屎橛。”

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曰:“东山水上行。”

问:“不起一念,还有过也无?”师曰:“须弥山。”

举:世尊初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顾四方。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师曰:“我当时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却,贵图天下太平。”

僧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曰:“餬饼。”曰:“这里有甚么交涉?”师曰:“灼然!有甚么交涉。”乃曰:“汝等诸人没可作了,见人道著祖意,便问超佛越祖之谈。汝且唤甚么作佛,唤甚么作祖?且说超佛越祖底道理看。问个出三界,汝把将三界来,看有甚么见闻觉知隔碍著汝?有甚么声尘色法与汝可了,了个甚么椀?以那个为差殊之见?他古圣不奈何,横身为物,道个举体全真、物物觌体不可得。我向汝道,直下有甚么事,早是相埋没了也。汝若实未有人头处,且独自参详,除却著衣吃饭,屙屎送尿,更有甚么事?无端起得如许多般妄想,作甚么?更有一般底如等闲相似,聚头学得个古人话路,识性记持,妄想卜度,道我会佛法了也。只管说葛藤,取性(随便、任意)过时。更嫌不称意,千乡万里,抛却父母师长,作这去就。这般打野汉,有甚么死急!行脚去!”以拄杖趁下。

上面所引最后一则接众语录,就是有名的“云门饼”之公案的来历。





分享: 0